【幸福·留学故事】颜子淇:作为人所应具备的能力

我叫颜子淇(Johnny),是个渴望和平热爱自由乐于释放自我的准十八岁新西兰留学生。我作为一个没有中国学籍的十八岁少年,回顾自己些年的成长经历,实在是感慨万千。

我从小学至初中二年级上学期,一直都在传统的体制内学校就读。我足够幸运的遇到了还算负责的老师和社会气息较轻的同学们。不过我心智真正开始成长还是我从初二一直到高二在幸福学堂度过的将近四年的宝贵时光。

幸福学堂是我父亲创立的一所国际学校,是我所接触过在全中国为数不多的真学校。这并不是无脑吹,中国的现实是大票的人打着国际学校和教育权威的旗号在赚票子的同时并没有给予孩子真正的教育,也没有为孩子的未来负责。这也更使幸福学堂这所学校在贵州省贵阳市扎根并发展的背景显得更加珍贵。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谈一谈我父亲颜群宇,幸福学堂堂主、创始人。他是1971年生人,一头没有多少生机但至少还算有的头发,底下是被各方压力重创的额头,搭配着几乎看不到的眼睛,两侧是平凡的耳朵,中间夹着因为佩戴眼睛太久而压扁的鼻子,最底下是被络腮胡包围的两瓣薄嘴唇。无论他的五官能够形容得如何有趣,只要配上他一米八五的身高和一身腱子肉,还是会让小时候的我每次看到他都抖三抖。

当初他创办幸福学堂的原因很复杂,不过据说大部分原因是我当时作为一个八年级初中生,在心理上已经出现了一些不好的征兆,于是他毅然决然把我从体制内学校退学,综合各方的因素,创办了幸福学堂。

在我成长的时候,学堂也在成长,因为这样一所学校是没有模板可言的。想要办一所真正育人、育才的学校,结合中国教育的环境,属实是夹缝求生。

回忆起学堂最初的课程,其实在我看来是我上过最有收获的课程。即便当时没有一个完善的教育系统,然而我作为学堂第一批学生却有幸能够每天上三个小时张辉老师的课。

张辉,贵州遵义人,社会学博士,贵州财经大学副教授。在我看来是一个好导师 (mentor)。

张辉老师的课,只能用“课”这个字来描述,因为其知识面实在是太广,无法用分类学的方式概括。所有的学生在当时都对于每天要面对如此庞大的知识量感到苦不堪言。课程原先以早上九点到十二点为标准,但是当张辉老师讲课时,我们的课余时间一般都不存在。我作为一个学生能够感受到他传授知识的热情和专注,这在中国是挺难寻见的。即便至今,我在新西兰,每当我提出问题时老师都不能给予及时而准确的反馈,每当这时我都会无比想念张辉老师,因为一个能够有能力回答学生问题的老师太重要了

在我来到新西兰奥克兰大学之后,我的学习能力和沟通交流能力相比于其他学校所毕业的学生要强出不少。这也是我反思之后,总结出我在幸福学堂学习到的最重要,实际上也是每个接受过正规教育的人所应该具备的能力:沟通与表达能力(其中包含跨文化交流的能力)、自我管理能力、批判性思维、学术能力。

首先,我把沟通与表达能力放于第一位。大部分的中国学生不能自如的与别人交流,这与中国同世界其他国家大不相同的大环境有关,更与学生们所接受的教育模式有关联。记得2018年我前往爱尔兰游学之时,我们被邀请至当地的中学参观交流,大部分的中国学生害怕与当地学生互相了解,在自我介绍时要么就是结结巴巴,要么就是低下头嘟囔一番之后满脸通红。在中国学生的脸上,很难看到自信。而每一位新生,来到幸福学堂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习如何自我介绍:咬文嚼字要清晰,面带微笑,眼神要有交流。三年前的我并不了解这其实是使我具备与与世界接轨的能力之第一步。

再者,具备与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交流的能力是建立在尊重他人文化的基础之上的。我认为这是学校应该使学生具备的一个必备能力——懂得尊重他人与自身的不同。遗憾的是,大部分的中国学校并没有考虑到这个因素对于一个学生的重要性。这就能引申到其实中国是我待过种族歧视最为严重的国家,人们习以为常的称呼黑人为“老黑”、印度人为“阿三”、日本人为“鬼子”,更不用提同性恋群体在中国所受到的待遇是何等的恶劣。在毫不尊重他人文化、种族与性取向的前提下,天天批判其他国家的社会问题,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第二点是自我管理能力,我认为这可能是一个人这一辈子最难以掌握的能力之一。然而如果学校能够使学生在大学之前具备自我管理能力,在我看来这对学生日后的帮助是无法想象的。以我自己为例,有些家长问过我起初是如何建立起一个自我管理的概念的,我回答他们靠的是十分强大的动力。我不是一个爱学习的人,但是我明白学习能够使我达到我的目标——出国留学。我和幸福学堂共同成长的三年里,我见证了一些同学的蜕变,可惜的是我也见证了更多同学的放弃。他们中的大部分都认为学堂没有像其他学校一样给予他们足够的学习压力。实际上,我相信这是自我管理能力的缺失,也就是他们本身对于自己为什么学习没有任何的概念所导致的。学校要做的是帮助学生规划人生,制定人生计划,使得学生有明确的目标,明白学习的意义。而不是作为外部压力逼迫学生去没有动力的做一件事,这注定不会得以持之以恒。

自我管理能力同样体现在身体上,如何合理安排自己的运动?怎样饮食比较健康?来到新西兰之后这些能力变得尤为重要,这也使得我越发觉得人类是个奇怪的生物,身体和灵魂时常感觉是两样难以拼凑在一起的存在。自我管理能力也能使人在安排上述所提到的活动中更好的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对身体发出的信号处理的更加自如。

拥有批判性思维可能是作为一个理性的“人”最重要的能力之一。尤其在当今的社会显得尤其的重要,当我们微信朋友圈被各种碎片化的信息充斥的时候,人们需要能够甄别那些信息是可靠的那些是虚假的。对于年纪较小的群体来说,在尚未形成相对稳定的价值观之前,这些碎片化的信息可能会对他们将来心智的发展起到重要的作用。而批判性思维建立在对信息大量的浏览上,这些信息可能来源于书籍,也可能来源于他人的聊天中。这也就对老师的要求较高了,老师应当传授学生如何判读一个信息的权威性,更重要的,如何让学生通过不断地阅读以及思考中建立自己的价值观,从而使他们在今后的人生中能够对将要面对的事情做出较为合理的判断。

最后就是学术能力,这当然是所有学生都自然而然所具备的能力。学术能力除了能够应对各大考试之外,更体现在一个人是否对未知保持一颗谦卑而好奇的心。我时常反思学术能力究竟从哪来?在我看来学术能力建立于上述所提到的所有能力之中,而类似于自我管理能力建立于强大的动力上一样,所有的能力都建立于对世界的好奇和热爱之中。所以在我看来,当一名学生具备了上述的能力,学术能力也就在不断的反思和实践当中被培养起来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