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群宇:LIFE教育创新峰会参会印象

早八点至晚九点,听分享、聊分享,思考、疑问、讨论。不知道是我的成长,还是教育的环境已经变化,参会者对教育创新的认知明显提高,进入每个论坛的想法有的放矢,少见迷茫之感。跨学科、超学科、生活与教育、学生为中心等等话语已经人尽皆知。也许从我2014年开始探索教育之路以来,教育创新一直都在路上未曾停止,如今创新教育的小荷冒出了尖尖角。

21世纪教育研究院以宏大视野和格局观察中国教育。以细致真实有效的行动推进着中国教育的点滴改变。就我了解认识研究院的这几年,这个机构的行动从未停止,脚步也从未放缓。国际国内、城市农村,研究院的足迹和思考随处可见。正如一位参会者言,教育创新者就是那个推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无论成功与否反复做着看似注定就不能成功的事。以此言来形容教育研究院毫不为过。巨大的困难如山如海,所有的行动都如杯水车薪,如螳臂当车,如蜻蜓撼柱。

整个论坛中,深圳之夜仍然是我认为本次论坛最高质量的分享。不仅是因为哥伦比亚新教育的案例有效,主要是分享一个主题但从几个方面来进行深度讨论。让这个话题更清晰更丰富有层次地展现在与会者面前。韩国京畿道教育总监李再祯教授的分享也令我眼前一亮。我们的邻国。我们在足球上几十年不胜,在篮球上也曾惨遭受羞辱,以至如今我们的体育界都不再讨论这样的话题。也许我们在经济总量收入世界第二,这个会让我们心情好受一点。在幸福学堂有两位韩国学生。两位同学在行为规范上是楷模,学习勤奋努力,性格温和可爱。但韩国的教育是怎样,我竟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记忆中有一些碎片,韩国也是应试教育,为了考试也是毛坦厂般的拼命。通过两次分享会我大致了解了一点韩国教育。

首先,韩国教育的理念是全球公民、和平时代、和睦相处。培养统一公民、民主公民、世界公民。其二,韩国教育小学到初中、初中到高中没有考试。九年义务制免学费、中餐免费。学生报可报五个志愿进入随机选取的学校。李总监说,一般到第三个目标都能满足学生的需求。目前正在努力改变大学入学不需要考试的评价方式。其三,如果在韩国能考入师范大学未来成为老师,学生的成绩必须是名列前茅。成绩分为一至九等,进入师范学校必须是一等,这个比例大约是百分之五。其四,韩国的教师属于国家公务员,并且在公务员中属于中上等的位置,在社会上有很好的社会地位,很受尊重。其五,韩国的学校校长任命均由总统任命。其六,韩国校长四年一届任期,两届任期满必须换地方。第七,教师每届任期五年,两届期满更换学校。第八,韩国学校校长是由家长、教师投票选举产生。校长人选也可以在社会上公募,经投票后选出校长。目前教育界正在酝酿初中以上学生参与投票机制。第九,工资每年递增百分之三。最后,韩国教育正在进行革新,主要革新方向为自由学年制,高中多元化。政府举办免费的梦想学校、梦想大学、梦想书院。好啦,这就是我以为与我们差不多的邻国的应试教育。
论坛上来自贵州遵义正安田字格学校的故事也令我感慨。分享前一小时,正好在车上与校长肖诗坚认识。大会分享上看到学校的视频,与哥伦比亚新学校有异曲同工之妙。基于生活的教育,基于现实社会的教育。在符合教育规律的教学方法上,教育者只需要付出的是耐心和信任,教育的力量就会产生惊人的效果。陆陆续续我参加了好几场分享,总结下来是这样的心得:好的教育是以学生为中心,围绕学生需要什么,教育者如何保持学生的兴趣,如何让学习有效的发生。因而在此理念上设计学校、课程体系、教学方式。教育是因为学生需要而产生的,所以任何时候我们不要忘记因为学生需要,才有我们存在的基本道理。百年前的杜威就提出来,不要以传递知识为中心。要把学习的中心转移到学生上来。一切都因学生的自然需求而发生,一切都因为学生将要走向未来而发生。我们没有理由设计与生活隔绝,与社会无涉的课程,这样的教育注定是失败的。

本次论坛的主题是:创新,让教育回归本质。什么是回归、回到哪里、什么是本质,各有说法。我认为,在当下,教育行政部门要以学校的需求为中心,学校要以学生的需求为中心。我们就是要回归到尊重教育的基本规律,追寻到教育因何而起。我们应该解决的是至上而下的家长思维模式。学校不是为了完成行政部门的任务而工作;老师不是为了完成学校的任务而工作;学生不是为了完成老师和家长的任务而学习。学习的目的就是为了走向自己的人生,这就是教育的本质。应试教育所执行的教育模式与正常的教育规律正好相反。论坛上赵勇教授说,应试教育可怕的是它的毁灭性。我认为正是基于此。

论坛上的各种分享,让我看到不同思维角度,不同教育模式对教育的突破。有公立学校教师的尝试,有教育机构对创新学校的催化,有各种教学手段的呈现。还有专门针对18 — 30岁青年的大学,只因为这个年龄段的人,大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每一个分享人身上我都看到了无数的闪光点。两天的峰会,思考、探索、追寻、碰撞,深圳的夜空星光闪耀,熠熠生辉。

LIFE教育峰会,如果用几个关键词来形容,我会这样来形容。论坛设计朴实、真诚、走心、简洁;论坛服务人员高素养、懂教育;论坛氛围温和亲切、雅俗共赏。论坛的格调能如此,不得不聊到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杨东平院长。这是一位令人尊敬的长者。温和慈祥却又不怒自威。语句慢条斯理,目光迥然有神,话锋犀利直接。缓缓道来的话语中,总是有一点生活的幽默,一种举重若轻的自如。这是人生经历累积的大智慧。千人参加的论坛没有看到任何赞助商,也没有广告。我好奇地问研究院朋友,他说,有人要赞助,但院长不同意。为何?院长说,不对路。我给院长建议,论坛是否需要每年办一次,两年一次人们无法保持连续性。院长说:“没有这么多的案例。你看看来参会的这几年都是老面孔,我们的创新不够。不能因为商业需要办论坛,教育意义是第一位的。”

最后说一下论坛中的我。年近五十,在创新学校中,我是年迈的创客。到年龄了才知道老眼昏花是真的,我总是看不清面前走过的人,甚至看不清自己分享的PPT的字。年轻时的敏捷、机灵、迅猛都已成记忆。各种功能的退化让我知道年龄是不可抗的规律。但我并不担心器官的老去,我担心自己的固步自封、自以为是。我担心无法看到别人的闪亮,无法客观、学习、开放、谦卑。所以,现在的我需要保持的是警惕。警惕年龄带来的固化,警惕自我的满足。所幸的是,我没有任何可值得骄傲的背景,反而有着学术修为浅薄的局限,有着性格急躁等种种不足的缺陷。因此我无有骄傲,唯有谦卑,唯有终生为学生。

以此文
向杨东平院长致敬!
向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同仁们致敬!
向与会的每一位参与、追随、思考的创新者致敬!

颜群宇(校长)
2019年6月16日于深圳宝安国际机场

颜群宇:关于教育,我们忘记了……

5月23日,贵阳市同在城市扶困融入中心组织了七所进城务工子弟学校的校长和老师到幸福学堂参观交流。我听到春风学校舒校长讲到自己的学校有不少活动,如参观科技馆、博物馆和大学城,还有的学校甚至组织了省外的游学。这真是令我惊讶而敬佩。一直以来,幸福学堂都在关注进城务工子弟学校这个群体。学堂的同学们曾经参与过鸡蛋计划和宏宇学校的情况调查,对这个城市边缘的群体有一些了解。学堂也因此开始了专门为进城务工子弟学校同学提供的奖学金计划。我非常敬佩在这些学校执教的老师和负责管理的校长,这些校长和老师不仅在尽力为学生提供力所能及的教育,同时也为这个社会提供了多样化的教育。这是极为难能可贵的价值。

曾经在这些学校,我听到各种故事,有的家庭一桶酸菜吃半个月、十几块钱管一周的伙食。我还记得沈洁老师拍的关于进城务工子弟学校的纪录片。其中有个镜头是远远的偷拍,一位女同学用啤酒瓶的碎片划自己的手臂。后来知道,她每受伤一次她就会在自己的手上划一道口子。她的手臂上满是令人侧目的一道道伤痕。片中还有一群学生在学校后山坟地上的决斗,还有染黄头发的少年,挥舞着长刀准备去抢钱的场景。这就是这些学校和老师都要面对的故事。这个世界啊,多一所学校,就少一座监狱。诚然也。为此,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向这些校长和老师鞠躬致敬。

每天早上十五分钟的晨会,我会和中学部的同学们一起交流。今天晨会我们分享一个话题,华为的未来与教育。

近来,任正非关于教育的言论不断被人提起。他的大意是说,华为的未来在教育,我们要把钱砸到教育上。这让我想起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健力宝足球少年的故事。当年为了一雪5.19工体输球给香港队耻辱,于是乎举全国之力寻找一群有足球天赋的少年,在健力宝的支助下远赴巴西进行长期的集中训练。而后这群曾经名噪一时的青少年,也就如一朵浪花,一闪就不见了,世界杯也距离我们越来越远。这种思维模式至今还在不断发散。这种思维会认为,足球就是在足球场的训练和比拼。我们把有足球天赋的人集中起来,给他们最好的训练条件,最好的教练。所有时间,所有事情都一切围绕足球,这样就能培养出足球巨星,就能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然而…..

这就与我们对教育的认识如出一辙。把尖子生组成一个班,所有的学习、所有的时间都围绕考试。这种思维认为,去学校读书最终不就是考场的分数比拼。不是吗?世界杯、奥运会不都是按照比赛的规则来决出优胜吗?然也,非也。足球比赛,比拼的不是单一的足球思维,而是比拼一个人的综合素养。教育也同样如此,不是单一比拼考试分数,也是比拼一个人的综合素养。综合素养是什么,说学术一点是创造力、解决问题能力、团队合作能力、跨文化沟通能力……还可以通俗一点说,是幸福感,是存在感,是懂得如何当一个父亲、一个母亲的能力。所以,任正非说出了问题的痛点,问题在教育。但没说出个中的区别。区别在于,就算有钱了、有人了,我们就能做出芯片吗?答案是不言自明的。没有真正的教育,就没有真正的未来。

真正的教育需要长效回报,可如今追求吹糠见米的投资时代,哪有耐心等你十年成长?

真正的教育需要多样化,每个人的不同天赋需要不同兴趣的引导才能成为上天赋予的样子,可哪有环境给你包容和发呆让你慢慢生长?

真正的教育需要个性化,每个人都要被当作天才那样的来陪伴和关注。可是我们的教育,把每个人都预设一个框。芯片的框、足球的框、公务员的框……我们忘记了教育是要让每个孩子成为本来的样子,我们也不相信孩子本来的样子,我们忘记我们原来的样子,我们把自己变成自己曾经憎恶的人,我们也把孩子变成让他自己憎恶的人。如果教育没有多元化、个性化、没有包容空间;如果到今天我们还不反思应试教育,我们还不放弃应试教育大一统的管理模式和思维,华为永远没有芯片,我们没有未来。

——颜群宇(校长)

李慧妍:伟大的工程总有先驱者,在我心里,幸福学堂便是这样的存在

中英文/图:李慧妍

慧妍与幸福学堂的交错是在她初中毕业时,她困惑于学业的发展方向。爱她的母亲也纠结于被迫顺应应试教育还是选择符合孩子心理健康的教育方式。虽然,慧妍出国求学经历各种生活、学习的波折,如今回望,她还是庆幸自己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前进·幸福学堂 颜群宇(校长)


关于成长
初到美国,我对这个国家怀着一种美好的向往,一切都是令人憧憬的。在2015年底之前,我的生活是数学卷子、理化公式、英语外教、站在楼道里傻笑,以及《萌芽》杂志。我眼界里的大风浪也莫过于一次月考出了全班前20。然而,从我下飞机的第一刻起直至现在,我就在不断离那个稚嫩的自己越来越远……

Everything was dreamy and wonderful when I first stepped on the land of America. Before the end of 2015, my life was composed with math quizzes, physics formulas, English classes with a Canadian teacher, bursting laughter along the hallway, and weekly published magazines. The catastrophe of my life was merely dropping out of the top 20 of my class. However, by the moment I stepped out of the airplane that brought me to America, I soon grew at a extraordinary pace……


关于为人处事
不是在哪里都会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但是找到这些人需要耐心和勇气。虽说志不同道不合者不相为谋,但无可厚非的是这些人仍然组成了你每天的生活以及你所处的环境。当你无法立即作出改变时,也只得接受。但我一直认为,接受不代表认可,亦不代表妥协,只是一种让自己保持好心情的手段。大多数人前进的动力莫过于对当下状态的不满,所以在明哲保身之际,也应明了自己的向往以及打算。通过时间及努力,总会高山流水遇知音。

Soulmates and buddies exist wherever you go. However you need to devote effort, time, and bravery when seeking for them. People say you can just step away when facing people you do not like, but on the other hand these people somehow will still make up a part your everyday routine. And someday you will have to learn to accept their accompany. In my opinion, adapting means neither approving, nor compromising. It is simply a way to keep yourself happy. Most people’s motivation comes from the dissatisfaction of the current situation. Therefore, while trying not to be involved in too much drama, we need to understand our goals and expectations for ourselves. Through the assistance of time, people will eventually have a acquaintance with people that will become their life long friends.


关于为人处事
清高一些说,书中自有颜如玉和欢黄金屋。现实一点的说,读书是为了让自己有更多选择的权利,以及追逐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权利。年少时我曾对金钱嗤之以鼻,赌誓自己要成为三毛一样的流浪作家,超脱于凡俗之外。但现在我也已成年,了觉金钱虽身外之物,但毕竟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也是不可或缺的。而学习最直接的效益就是有能力获得更多的金钱。但金钱不是学习所能带来的全部。一日我在浏览知乎问答时瞅见这样一个回答:

我一面悄悄百度了踌躇而雁行的典故,一面为自己的文学素养自惭形秽了一会儿。学识的积累让自己让自己有更多选择的权利,也让自己与更优秀的人产生共鸣。学习和进步的动力最终应该源于“想要”,而不是“应该”。

An eloquent way of explaining why people learn is to say people become a better self  with far different breadth of vision through the nurture of books and knowledge. When you put it plain and realistic, it is to gain the right of having options and the ability to pursue a life within one’s desire. When I was younger I looked down upon any pursue of money. I promised myself to become a writer who wanders around the world, and live above and beyond the shallowness of the material world. However as I grew out of my dreamy bubbles, I understood that although money does define who you are, it is still essential to people’s life. And knowledge is the direct method of acquiring money. However, money is not the only thing people gain from knowledge. On day when I was browsing through Zhihu (an app similar to Quora), I saw a post like this: (pic). While I quickly googled the literary allusion from the post, I felt embarrassed for my lack of literature attainment. Knowledge not only gives you the right to choose from more options in life, but also brings you closer to people that are outstanding and successful. Our motivation of progression should be originating from “I want to” rather than “I need to”.


关于态度
时至今日仍然记得,当年中考前,压力大到哭鼻子被幸福学堂颜老师笑的场景。可以说,在经历了更大的苦难之后,之前的的苦难就不值一提了。有时候我们没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处境,但我们总是能够改变我们的态度。我认为适当宣泄难过的情绪是非常健康的,人也是被允许有低谷的,但唯独不能一蹶不振。希望总是在的,即便隐没于狂风暴雨之后。有人跟我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苦难是为你天造地设的。未来也总是充满了更多美好的可能性。梅花香自苦寒来,训练自己拥有一颗坚韧的心能让看似坎坷的路变得平坦许多。

Mr. Yan still teases me with the one time when he caught me crying for the up coming finals till today. And it it true to say after you got shot by a gun, you won’t even notice when somebody cut you with a knife. Sometimes we cannot force the environment to change, but we ca always work with our own perspectives and attitudes. It is okay to feel hurt and cry about it, and it is okay to have days that aren’t so bright, but it is important to never give up trying. There is always hope, even if the storm roars now. Someone once told me that there is no suffering designed just for you. And there so many amazing possibilities await. When a heart is trained to toughen up, the hardship weakens without notice.


关于幸福学堂
与幸福学堂的相遇是在2016年。学堂的课堂课外,总有一些别出心裁的设计和体验,总在孜孜不倦探索着教育应该有的样子。大概每项伟大的工程总有那么一些先驱者,在我心里,幸福学堂便是那样一个存在。

My first acquaintance with 幸福学堂 happened because of an English course, but I truly got to know it during the summer of 2016. Although it might seem short, I learned a lot from the faculty and students there. There is ingenuity and thoughtfulness within and outside of each course of 幸福学堂. Their exploration of the true essence of learning and education continues till today. Perhaps there are always pioneers for great projects, and I believe that is what 幸福学堂 is.

 

张皪文博士培训印象

8月10日,来自宏宇学校、宏志学校、未来学校、兴宇学校、乾松学校,以及贵阳同在扶困融入中心、贵阳南明区乐益社工服务中心等多家贵阳市以接纳进城务工农民工子女为主的学校的校长、教师和公益机构工作人员近50人,在幸福学堂参加了张皪文博士“百年树人的过程与成果”的培训。张皪文博士,是美国爱荷华大学幼儿与小学教育硕士和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人类发展和家庭研究博士。本次培训,是幸福学堂的教育者系列培训活动之一。

————————————————

匆匆而来的张皪文老师,虽只是短短的四个小时的时间,却为我们传递了她许多简单有效的教育经验。为了这四个小时的学习,我们的团队从半年前就开始联系安排准备。张皪文老师提出教师应该具备几个品质,归纳来说就是:长、阔、高、深,中间是尺度。你的特长,你的胸怀,你的格局,你的底蕴,这一切建立在合适的时间环境场合规则之上。她说,教师的工作是极有意义的,但也是艰难的。这要每个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分清楚志业与事业的区别。课堂上,张皪文老师随手就将到贵阳路途中一路所见所闻变成课堂实例。张老师提出教育“统整式”概念,类似于IB的主题或者说跨学科,但是在她讲到教育是如何在社会事务中体现“统整式”的概念,令我眼前一亮颇有顿悟之感。她提问,一个城市即将开通地铁,你们认为这件事情与什么部门相关?回答有,财政、建设、发改、环保等等部门,没有人提到教育。我想了应该有教育,但我不知道教育如何进入。张老师说,这个城市明确教育部分负责在学校、幼儿园教授地铁站的构造,如何在地铁购票,如何在地铁里乘坐电梯,以及在地铁里的各种行为,并要求学生回去教育自己的家长。经过两年的教育,这个城市地铁开通的时候,地铁里秩序井然,人们熟悉自如。这个例子让我想起,我们的共享单车的使用和推广,以及我们即将要开通的轻轨。我们的教育部门参与了吗?我们将做什么样的准备迎接地铁的开通。

张皪文老师一行五人,同行的有她的儿子让克。让克今年读大一,他的理想是在2040年竞选美国总统,他要成为第一个有亚裔血统的美国总统,为此,他在大学同时修了三个学位。让克,一个有灿烂笑容,棕色皮肤,运动员体魄的小伙子,也许,到2040年我们会看到这个理想的实现。

颜群宇 校长

授之以渔 一 听人类学家Fisher讲故事

William F. Fisher
当前为美国克拉克大学研究生院长、副教务长。曾在普林斯顿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哈佛大学任教,担任过哈佛大学人类学系研究生院主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南亚研究中心助理主任、美国克拉克大学国际发展与社区环境系主任等职务以及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与美国国际开发署资深研究顾问。曾作为主要负责人主持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总额超过270万美元的研究项目。主要研究领域有:大型水坝与移民安置的社会与环境影响,自然资源开发与保护,非政府组织管理,跨国国际机构的合作,社区发展与参与机构在发展规划与行动中的作用。

——————————————————————————————

Fisher教授首先做了一个自我介绍的开场白:我小的时候,生活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小镇上,小镇上的人是做帽子的。所有人都像我一样有蓝色的眼睛,金色的头发,大家都做一样的工作,吃一样的食物,穿一样的衣服。那么我怎样成为一个现在在世界各地旅行的一个人类学家,同时也做过很多和发展相关的项目呢?一个改变我的生活的事情是我的父母做了一个决定,在我们的小镇上接待从外国来美国上大学的学生——我们的家庭成了一个外国学生的寄宿家庭。我记得这些学生来自印度、巴基斯坦、中东等国家。其中我印象最深的人是一个来自中国的的学生。他在美国学习医学要成为一个医生。他在我们家努力尝试我们的食物,我想他其实并不是很喜欢这些。

有一天我的父母决定带我们去纽约,我们和这位中国的学生(他后来成了一个医生)一起到了中国城的一家中餐馆。这位中国学生点了一桌子的、他一直想吃但没有机会吃的东西。食物堆满了桌子,然而这仅仅是第一轮。我的父母对中餐不感兴趣,他们已经习惯了他们吃的东西。但我非常喜欢,我当时大概十岁,我想:为什么没有人早一点儿告诉我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多好吃的东西,有这么多做饭的方法。我以后要到世界各地去旅行。

大学毕业以后,我首先做了一个小生意,这个生意做得还挺成功,一年多的时间里赚了些钱,然后我决定开始世界旅行。鱼仔在后来的四五年里,我去了我能想去的地方。

旅途中,我的父亲和我联系,说,你恐怕还是要回到美国,找一个工作,成家立业吧。我给我的父亲说:会的,我以后会这么做的。

对我来说,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人都是先工作,直到他们很累了,不能再工作了,他们才退休。我想过一种不一样的生活,我的选择是我先“退休”,然后再工作。

当我回到美国的时候,我问我的过去的老师、教授:我能做什么,我适合做什么?我的老师们都说你应该去研究生院继续上研究生。我后来问我的那些朋友,我说,你们有没有觉得很奇怪,我最后上了研究生院,之后成为一个教授。他们说我们一点儿都不奇怪,因为我们一直都觉得,你要么上研究生、博士,成为一个教授;或者,你会成为一个完全没有职业,一无是处的人。当我选择我上研究生的时候,我做出这个选择的前提是:我一定要选择一个能让我能够继续过这种在世界各地旅行生活的专业。所以我选择了人类学,这就是我怎样走到了今天。

————————————————————————————————

幸福学堂校长颜群宇:在过去的旅行当中,您觉得哪一次旅行或者经历是最具有冒险性的、最有意思的?Fisher教授:我现在回想,可能是我从希腊到尼泊尔这一次旅行。这次旅行大概花了我四—五个月的时间。从希腊出发到尼泊尔,我使用了几乎所有可以使用的交通工具:火车、船、公共汽车、皮卡车、马、骆驼,当然包括步行。在所有这些经过的国家当中,我印象最深的、最喜欢的是阿富汗。

我将自己旅行过的国家分为两类。一类是当这些国家的人们知道我是美国人的时候,他们说:“哦,美国,我们不喜欢美国”。另外一类国家,人们知道我是美国人的时候,他们说:“你来自美国啊,这是一个很好的国家,你跟我们说一下你们国家的事情吧。”

当我到了阿富汗的时候,他们听说我是从美国来的,他们说:“哦,美国,我们不在乎。”那时候的阿富汗,还没有卷入战争,他们穿喜欢穿自己传统的衣服,他们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化,他们非常的自信。在大概一百年以前,阿富汗有一个国王,他想让他的国家更现代化,所以他颁布了一个法律。在阿富汗要进入首都喀布尔之前,人们必须要穿西式的服装,才能够进城。他希望用这种方式来改变他的人民。结果呢,在城墙外兴起了一个市场。这个市场上的人会出租西式的衣服,然后外面进入喀布尔的人会在这地方租他们的西式衣服穿上,进城办完事后,出城就把衣服退了。另外一个和阿富汗很像的国家是尼泊尔。他们也有自己的语言文化,他们的人也很自信。

————————————————————————

幸福学堂科学老师廖玉碧:这是一个比较个人的问题,如果你不愿意回答,也可以。你认为你个人最大的弱点是什么,你怎么去克服它?普遍来说,人能够克服他的弱点吗?Fisher教授:每个人都有他的弱点。要克服弱点,首先要做到了解你的弱点是什么,然后学会接受你的弱点。只有做到前面这两条,你才能够想办法去克服你的弱点。我个人的弱点是很害羞,不善于在公众面前说话(笑)。

————————————————————

幸福学堂班主任周白白:您为什么对尼泊尔有特殊的感情?Fisher教授:我总共在尼泊尔生活了大概七年,最长的一次是三年的时间,然后断断续续加起来总共七年。为什么我喜欢尼泊尔,我现在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当我第一次进入尼泊尔的边境,我感觉就像回到家一样,所以尼泊尔成为了我的第二故乡。也许是那儿的食物,那儿的文化风俗,那儿友善的人民。我不知道,但是它就是我的第二故乡。

——————————————————————

幸福学堂中学生颜安洋瑞:现在的科技越来越发达,它对我们人类是有好的影响还是坏的影响?Fisher教授:过去我每到一个新的国家,我都要学习新的语言,因为那个时候没有这样的手机软件,我说一句英文,就可以翻译成中文,这样我就不用再学习中文了。机器确实可以代替我们做很多事情。但现在的科技并不会强迫你去使用这样的科技去做事情,也就是说我们可以选择不这么懒,我们可以选择去学习一门语言。

————————————————————————

幸福学堂中学生姜阿虓:我弟弟经常跟我说他会发明一种技术,制造很聪明的机器,将来可能会把人类毁灭了。我想这种聪明的机器,它也可以对人类做出很好的事情,也可以对人类做出很坏的事情,我应该怎么办?Fisher教授: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它让我想起奥本海默,是一个物理学家。他发现了如何让原子裂变,这个过程当中会产生大量的能量,就是原子能。那么人们利用他的这个发现、这个知识去做什么呢。第一件事就是做了一个炸弹——原子弹。现在大部分人都认为这个是一个不好的事情,原子弹是不好的。那么我们能够责怪奥本海默吗?我想不能。因为如果不是他,可能另外一个科学家或早或迟,都会发现这种方法来制造原子弹。这个事情的关键是人类该怎么来做选择,怎么样来利用这个技术。这是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认为你和你弟弟还是可以做一个聪明的科学家,还是可以发明很好的技术。最后取决于人类怎么样来使用这样的技术。

————————————————

幸福学堂中学生王进进:什么是人,什么是社会,人和社会有什么关系?Fisher教授:这是一个很有难度的问题。从社会人类学的角度来看,我们认为人是社会各种关系的一个总和,人是这种社会关系的一个创造物。

幸福学堂中学生王进进:那为什么会觉得我个人就是个人啊,我和这个社会没有关系呢?

Fisher教授:这是我们人类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特别是现代。我们更多的在思考自己,我们更多关注自己,这是一个问题。我们只是想到我自己,而忘了还有一个社会在我们的周围。但是,即使是你在想你自己的时候啊,你也是用一种语言在思考你自己,这种语言是你学来的,这种语言是这个社会创造的,所以你是在用一种社会创造出来的语言在思考你自己的问题。而且,当你在思考自己问题的时候,你可能想的是别人是怎么看你的,这个社会是怎么看你的。所以你完全没有脱离这个社会。

回到我们社会人类学,我们认为人有两种特性:一种是由他的基因他的DNA决定的,这个部分是他的本性,用英语说叫nature;另外一种是他在这个社会当中的教养(养育),英语叫nurture。有人认为人更多的是由他的本性,它的nature来决定的。也有人认为更多是由他的教养,他的nurture来决定的。社会人类学认为人更多是由他的教养所决定的。总之,这是一个总和,包括了本性和教养。

幸福学堂中学生王进进:在您的旅行当中是什么力量什么信仰让您克服遇到的困难?

Fisher教授: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让我想想。我想首先是好奇心。充满探索未知的好奇心,这种好奇心让我坚持下去。第二是自我管理的能力,或者独立生活的能力,我知道我能够照顾好自己。所以我能够应付这些困难。最后我总是相信,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人会愿意帮助你,有时候会给你一个惊喜。你都不知道是谁会来帮助你,但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人来帮助你的。

————————————————————————————

费希尔教授幸福学堂交流感悟

—— 幸福学堂校长 颜群宇

4月6日上午,费希尔教授在他的学生姜伯尼的陪同下来到幸福学堂。费希尔教授与幸福学堂师生进行了大约两小时的交流,其中有不少精彩的问答。  费希尔教授气质儒雅,目光犀利。其回答问题语气沉稳自如不疾不徐,发而中节,所谓随心所欲不逾矩,大致如此。我当下第一反应是,能随之读上几年书,人生之幸事也。费希尔教授说,对他人生经历影响最大的是他父母决定接纳求学的寄宿生。因此,他见到了世界各地的人。令他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一位中国寄宿生(费希尔教授所言这位中国寄宿生我猜测是港澳台人,因当时他十岁,大约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这位中国留学生,带他和家人去纽约中国城吃了一顿中餐,这是他第一次吃到与众不同的食物,他觉得这个世界太神奇,他要去了解这个神奇的世界。费希尔教授说,他开始学习语言、历史、地理知识,让我到任何地方去,赋予我自由。我想到一句话:知识赋予人自由。

费希尔教授说,他是先退休后工作。在行走世界的过程中,他学会了多国语言。他知道,有人喜欢美国,有人讨厌美国,有人不在乎美国,有人不知道美国。他最喜欢的国家是阿富汗。这个国家被他称为,第二故乡。当地人淳朴善良,仿佛与世隔绝二百年。他还喜欢尼泊尔,这个佛教国家。有人问他,你为什么会喜欢这两个国家。他说,我入境时就感到自己回家来了。如果用佛教的方式来解读费希尔教授的感觉,这里应该是他的前世之国,因为他前世修行祈福,所以他转世投胎在美国呵呵。

离开美国浪迹世界多年后,他问他的朋友,我能做什么。朋友回答说,你只能做两件事,你可以做一个流浪者,你还可以做一个教授。他决定开始读书。我猜测,他大约在三十几岁,或者四十岁开始求学,研究生、博士生读完,他说,他只能找到一个工作,在哈佛大学当老师。

费希尔教授说,在行走世界时,你需要有好奇心,有独立生活的能力,还要有相信困难一定有人会帮助你。这让我想起,2014年底在美国认识的一位女士。她是北京人,在美国已经生活了二十几年,孩子们都在美国读大学了。我们一起在东部旅游车上相识,三天里,我们在一起聊关于教教育的认识。我对她说我要办一个学校的想法和理念,她觉得非常好。三天的交流中,她也看出我心中的忧虑。临别时,她跑过来有力的对我说,你一定会成功的,我每天都会为你祈祷。这份力量,我至今都能感受到。

费希尔教授的经历符合教育学的原理,也符合心理学的原理。人类天性热爱自由,这一自然天性在青春期有最强烈的表达。这种表达既不同于那种为了活动而想参加活动的冲动感,也不同于想获得某种成就的欲望感。这是一种对强加与自身的统一规范的本能反抗,因为这种规范剥夺聊生活的多样性,扼杀了人类的冒险精神,让人类失去聊无拘无束的自由。(斯坦利霍尔语)如果教育能顺应这样天性,这样的教育才是成功的。

还记得很久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燃情岁月》,影片中有一句描述二哥特里斯坦的话音在我耳边回响:他的内心有一头熊,那头熊在咆哮。这也是我听到费希尔教授他内心的呼啸。

幸福学堂 IB小学项目实施工作坊

2017年4月1—2两日,幸福学堂邀请的Mary Vedra老师专程从阿布扎比来到贵阳,为我们带来IB(国际文凭组织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Organisation)的小学项目(PYP)培训课程。

Mary Vedra的培训流畅自然,教学点清晰明确,无时无刻不是教学状态,参与者边学边实践获益匪浅。

IB的认证人以及培训者Mary Vedra是一位资深的教育工作者。她目前是美国科罗拉多州地球村学校(GVAs)的学术总监。GVA有5个校区,从小学到中学的学生总人数约2000人。Mary Vedra表示,她将会为幸福学堂发展的每一步提供支持。

参加这次培训的,除了幸福学堂所有老师,还有学堂的理事、股东以及学堂邀请的贵阳教育同行——碧桂园国际学校、贵阳一中普瑞国际学校和北师大附小的老师近30人。参加完两天培训的老师都得到了Mary Vedra签发的培训证书。

【 幸福学堂 】 宏宇小学调查报告

这是一份调查报告,也是一份成绩单——幸福学堂中学部全体学生的社会实践课期中成绩。

梁漱溟说,人这一生总要解决三大关系——人与物之间的关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内心之间的关系。

对学生来说,社会是另一个重要的学校和课堂,生活是另一种重要的课程和教材,实践是另一种重要的学习方式和途径。

社会生活和社会实践就是无字之书,与课堂学习一样对成长具有同等重要的意义;而生活和实践,就是人生三大关系中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我们的社会责任

贵州作为经济欠发达的省份,“三农”问题尤为突出,“第四农”的生存状况更为严峻,而城市第二代移民流动儿童的教育问题更需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贵阳市招收农民工流动儿童的学校有180余所,而这些学校更多的是小学部。随着城市化进程的进一步加快,流动人口将会更多地随着城市化进程涌入城市,这样的发展态势使得贵阳市范围内的流动儿童学校,必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依然承担10多万流动儿童的义务教育重任。

本调查以流动儿童学校贵阳宏宇小学为切入点。我们希望通过这个调查和后续开展的建立流动儿童学校微信公众号板块、推送流动儿童学校信息等行动,探索如何持续地帮助贵阳市流动儿童学校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源让流动儿童学校教师、学生在这个平台得到交流、培训、展示和提升的机会,引起更多的社会关注度,产生更大的社会影响力,促进流动儿童学校健康良性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