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留学故事】颜子淇:作为人所应具备的能力

我叫颜子淇(Johnny),是个渴望和平热爱自由乐于释放自我的准十八岁新西兰留学生。我作为一个没有中国学籍的十八岁少年,回顾自己些年的成长经历,实在是感慨万千。

我从小学至初中二年级上学期,一直都在传统的体制内学校就读。我足够幸运的遇到了还算负责的老师和社会气息较轻的同学们。不过我心智真正开始成长还是我从初二一直到高二在幸福学堂度过的将近四年的宝贵时光。

幸福学堂是我父亲创立的一所国际学校,是我所接触过在全中国为数不多的真学校。这并不是无脑吹,中国的现实是大票的人打着国际学校和教育权威的旗号在赚票子的同时并没有给予孩子真正的教育,也没有为孩子的未来负责。这也更使幸福学堂这所学校在贵州省贵阳市扎根并发展的背景显得更加珍贵。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谈一谈我父亲颜群宇,幸福学堂堂主、创始人。他是1971年生人,一头没有多少生机但至少还算有的头发,底下是被各方压力重创的额头,搭配着几乎看不到的眼睛,两侧是平凡的耳朵,中间夹着因为佩戴眼睛太久而压扁的鼻子,最底下是被络腮胡包围的两瓣薄嘴唇。无论他的五官能够形容得如何有趣,只要配上他一米八五的身高和一身腱子肉,还是会让小时候的我每次看到他都抖三抖。

当初他创办幸福学堂的原因很复杂,不过据说大部分原因是我当时作为一个八年级初中生,在心理上已经出现了一些不好的征兆,于是他毅然决然把我从体制内学校退学,综合各方的因素,创办了幸福学堂。

在我成长的时候,学堂也在成长,因为这样一所学校是没有模板可言的。想要办一所真正育人、育才的学校,结合中国教育的环境,属实是夹缝求生。

回忆起学堂最初的课程,其实在我看来是我上过最有收获的课程。即便当时没有一个完善的教育系统,然而我作为学堂第一批学生却有幸能够每天上三个小时张辉老师的课。

张辉,贵州遵义人,社会学博士,贵州财经大学副教授。在我看来是一个好导师 (mentor)。

张辉老师的课,只能用“课”这个字来描述,因为其知识面实在是太广,无法用分类学的方式概括。所有的学生在当时都对于每天要面对如此庞大的知识量感到苦不堪言。课程原先以早上九点到十二点为标准,但是当张辉老师讲课时,我们的课余时间一般都不存在。我作为一个学生能够感受到他传授知识的热情和专注,这在中国是挺难寻见的。即便至今,我在新西兰,每当我提出问题时老师都不能给予及时而准确的反馈,每当这时我都会无比想念张辉老师,因为一个能够有能力回答学生问题的老师太重要了

在我来到新西兰奥克兰大学之后,我的学习能力和沟通交流能力相比于其他学校所毕业的学生要强出不少。这也是我反思之后,总结出我在幸福学堂学习到的最重要,实际上也是每个接受过正规教育的人所应该具备的能力:沟通与表达能力(其中包含跨文化交流的能力)、自我管理能力、批判性思维、学术能力。

首先,我把沟通与表达能力放于第一位。大部分的中国学生不能自如的与别人交流,这与中国同世界其他国家大不相同的大环境有关,更与学生们所接受的教育模式有关联。记得2018年我前往爱尔兰游学之时,我们被邀请至当地的中学参观交流,大部分的中国学生害怕与当地学生互相了解,在自我介绍时要么就是结结巴巴,要么就是低下头嘟囔一番之后满脸通红。在中国学生的脸上,很难看到自信。而每一位新生,来到幸福学堂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习如何自我介绍:咬文嚼字要清晰,面带微笑,眼神要有交流。三年前的我并不了解这其实是使我具备与与世界接轨的能力之第一步。

再者,具备与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交流的能力是建立在尊重他人文化的基础之上的。我认为这是学校应该使学生具备的一个必备能力——懂得尊重他人与自身的不同。遗憾的是,大部分的中国学校并没有考虑到这个因素对于一个学生的重要性。这就能引申到其实中国是我待过种族歧视最为严重的国家,人们习以为常的称呼黑人为“老黑”、印度人为“阿三”、日本人为“鬼子”,更不用提同性恋群体在中国所受到的待遇是何等的恶劣。在毫不尊重他人文化、种族与性取向的前提下,天天批判其他国家的社会问题,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第二点是自我管理能力,我认为这可能是一个人这一辈子最难以掌握的能力之一。然而如果学校能够使学生在大学之前具备自我管理能力,在我看来这对学生日后的帮助是无法想象的。以我自己为例,有些家长问过我起初是如何建立起一个自我管理的概念的,我回答他们靠的是十分强大的动力。我不是一个爱学习的人,但是我明白学习能够使我达到我的目标——出国留学。我和幸福学堂共同成长的三年里,我见证了一些同学的蜕变,可惜的是我也见证了更多同学的放弃。他们中的大部分都认为学堂没有像其他学校一样给予他们足够的学习压力。实际上,我相信这是自我管理能力的缺失,也就是他们本身对于自己为什么学习没有任何的概念所导致的。学校要做的是帮助学生规划人生,制定人生计划,使得学生有明确的目标,明白学习的意义。而不是作为外部压力逼迫学生去没有动力的做一件事,这注定不会得以持之以恒。

自我管理能力同样体现在身体上,如何合理安排自己的运动?怎样饮食比较健康?来到新西兰之后这些能力变得尤为重要,这也使得我越发觉得人类是个奇怪的生物,身体和灵魂时常感觉是两样难以拼凑在一起的存在。自我管理能力也能使人在安排上述所提到的活动中更好的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对身体发出的信号处理的更加自如。

拥有批判性思维可能是作为一个理性的“人”最重要的能力之一。尤其在当今的社会显得尤其的重要,当我们微信朋友圈被各种碎片化的信息充斥的时候,人们需要能够甄别那些信息是可靠的那些是虚假的。对于年纪较小的群体来说,在尚未形成相对稳定的价值观之前,这些碎片化的信息可能会对他们将来心智的发展起到重要的作用。而批判性思维建立在对信息大量的浏览上,这些信息可能来源于书籍,也可能来源于他人的聊天中。这也就对老师的要求较高了,老师应当传授学生如何判读一个信息的权威性,更重要的,如何让学生通过不断地阅读以及思考中建立自己的价值观,从而使他们在今后的人生中能够对将要面对的事情做出较为合理的判断。

最后就是学术能力,这当然是所有学生都自然而然所具备的能力。学术能力除了能够应对各大考试之外,更体现在一个人是否对未知保持一颗谦卑而好奇的心。我时常反思学术能力究竟从哪来?在我看来学术能力建立于上述所提到的所有能力之中,而类似于自我管理能力建立于强大的动力上一样,所有的能力都建立于对世界的好奇和热爱之中。所以在我看来,当一名学生具备了上述的能力,学术能力也就在不断的反思和实践当中被培养起来了。

未完待续

【 幸福·国际交流 】 澳大利亚圣约翰文法学校校长来访

3月初春,乍暖还寒,春意料峭。澳大利亚圣约翰文法学校(St John’s Grammar School)校长Richard,在幸福学堂学术校长Rany的陪同下来访幸福学堂。

Richiard校长一行,并未因道路施工,学校门口泥泞不堪而兴致稍减。Richiard校长进入课堂,观摩课程并与教师和学生交流。自然、真诚、专业、热情这是Richiard校长给我的感受。在五年级教室有同学正在黑板前练习老师安排的数学题目,Ricahiard忍不住上前去和同学一起讨论,完成任务后,他开心的给同学发放小礼物。

在中学部,Richard询问同学们未来发展的方向,并在黑板上熟练的画出澳大利亚的地图,告诉大家圣约翰文法学校所在的阿德莱德在地图上的哪里,同学们感兴趣的其他城市在那里。他笑着说,与其他地方比起来,阿德莱德是最好的城市。

在询问了解了幸福学堂教育团队开设的课程后,Ricahiard觉得这些课程的安排设计理念与圣约翰文法学校大体相同,特别是小规模学校、小班制教学是优质教育的基本保证,这个观点双方完全一致认同。

会谈中,Richard校长介绍了圣约翰文法学校的情况,全校从幼儿园到高中,几百人的规模,学校毗邻一个大公园,学生经常在老师的带领下去公园上课。在展示的图片中,我看到各种体育活动,节日互动、戏剧表演,这些似曾相识的场景在幸福学堂也经常出现。一上午的参观和交流,幸福学堂教学情况和合作建议得到Ricard校长的认可,双方签署协议,为未来更多的合作奠定基础。

午餐时,有同学给Richard送来自己家里做的韭菜盒子。

午餐后,Richard校长一行,逐一向食堂职工致敬,为幸福食堂提供如此丰富美味的食物表示感谢。然后,幸福学堂学生在操场为客人表演了舞龙、校歌和中国功夫等节目。圣约翰学校与幸福学堂互赠礼物,与师生合影作别。

——颜群宇

【 幸福·期末汇演 】 精彩花絮

新年伊始,期末小结。收获满仓,可以过年。

每一位学生的成长和变化,每一位老师的成长和变化,都让我欣喜不已。我享受的期末汇演从中学部的学期总结开始,从一早的排练开始,从绘画老师精心布展开始。整场演出小学同学、中学同学和老师相互配合、互相支持,圆满完成演出。我只是幸福的在一旁看着。

持续一整天的期末汇演,从早上到晚上。有无数场景让人感动,其中有一幕尤其令我感慨。四年级以一位来自韩国的同学因病发烧,但仍然坚持完成演出。晚上演出结束,他无力的躺在妈妈身上。

来自中国,巴西和韩国三个国家的五年级同学们,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搜集资料,学习如何编写、剪辑、整理,在期末汇演上推出了幸福学堂《THE NEW DOOR》的创刊号。

尼采说:当你明白你为什么而生活,你会接受任何一种生活方式。此语描述的就是当下的我。如果教育可以简单一点说,那就是为学生老师搭建一个安全、温暖和自由的平台,剩余的事就是欣赏。

—— 颜群宇

金牌人气“双子组合”
著名的非著名相声演员张子盐(五年级)和孙子墨(六年级)
更多信息,请扫码关注幸福学堂教育团队微信公众号

2019 | 幸福·新年贺词

每至年末,人们会很自然的回顾这一年的经历。这也是人类创造出年历的一个主要意义。

2018年,对幸福学堂而言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幸福学堂完成了一次小跨越。从一个小区的学校走向一个真正的小规模学校。三位高中毕业生也开启了自己理想的更高境界的学习生涯。通过四年的实践摸索,教学体系在2018年开始稳定成熟。这一年,我看到了学生令人惊喜的变化,教师沉稳自信的成长。这一年,我们仍然关注弱势群体,继续为进城务工子女接受教育而努力。这一年,面对困难无数,但都被我们团队一一克服。

幸福学堂教育团队并不是一群有专业教育背景的人。我们来自不同行业,有着不同的经历。做一所正常的学校,培养有常识能力的人是我们心怀的梦想。我们不以考试为目的,以成人为目的。我们不以盈利为目的,以达到教育效果为目的。我们遵循教育的原理。我们尊重成长的规律。我们借鉴学习人类已被证明的成功教育经验。我们不做教育实验,我们只做教育的践行和借鉴。我们清楚的知道,一所正常学校是小规模、小班级。我们清楚的知道,好的教育需要时间和资金。我们清楚的知道,做好教育事业的人需要有三点最基本最重要的品质:谦卑;开放;懂得关爱。正因为有这些认识和坚持,幸福学堂教育团队聚集了这样一群人。我们站在巨人肩膀上。我们站在历史的长河中。为个人,为民族,为国家我们将去完成上天赋予我们的使命。

2019年即将到来,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我们瞭望前方,我们充满期待。无论前路鲜花烂漫还是坎坷曲折。我们都将怀着一颗谦卑的心,保持开放的态度。不逐利、不放弃、不忘初心。幸福学堂教育团队将与学生共同成长,静等风来。

我们相信一所百年学校的奠基就在现在,就承载在这一群充满理想的理想者身上。幸福学堂教育团队将终生为此努力,幸福学堂培养的学生将为此努力,我们的子子孙孙将为此努力,直至百年!

新年钟声将要敲响,我们将要告别2018。在这神圣的时刻,幸福学堂教育团队祈祷我们的国家天下和顺、国泰民丰! 祈愿在寒风中每个人都有温暖的居所!祝福各位朋友:新年快乐、家庭安康!

—— 颜群宇

 

【 前进·幸福学堂 】 小学部校歌《幸福一天》

这是前进·幸福学堂小学部校歌,第一次听到时,我笑着淌下了泪。这首歌是老师、家长、学生发自内心的感受,没有修饰、没有雕琢。学堂已经为孩子提供了一个快乐成长的平台,虽然前路遥远,但梦想就在前方。—— 颜群宇(前进·幸福学堂执行校长)

【 前进·幸福学堂 】

小学部校歌

幸福一天

作曲:ハンバート ハンバート

填词:黔山毛豆

填词/演唱/后期:邹佳伶

(前进·幸福学堂音乐/戏剧老师)

 

清早起  我穿衣把脸洗

背上书包  就去幸福学堂

上学路  小鸟和我一起

清风吹来好惬意

昨夜里  哗哗好大的雨

青蛙先生  扑通跳进小溪

林中路  阳光撒满草地

彩虹藏在露珠里

叽叽  喳喳  呱呱  呱呱

瓢虫弟弟  蜗牛爸爸

快来听  幸福电台有新故事啦

快出发吧  哎呀呀  我要迟到啦

书包里  有我好多秘密

幸福食堂  还有美味咖喱

每学期  我们都游学去

看世界多么美丽

学堂里  老师都有法力

数学英语  语文科学体育

每一天  我们都有惊喜

大家幸福在一起

哎呀  爸爸  哎呀  妈妈

可不可以  晚点回家

我们的  寻宝游戏才刚开始呀

校长说啦  小孩子  开心最重要啊

夕阳下  我们挥手明天再见

这重复又不重复的幸福的一天

幸福学堂更名启事

 

更名启事

为更好推动贵阳地区的民办新教育,经前进学校和幸福学堂多次相互考察和磋商,现一致决定将双方优势资源互补共享,联合办学,即日起“幸福学堂”更名为“前进·幸福学堂”。

创建26年的前进学校原名联想学校,是贵阳市最早的民办学校,该校覆盖了从幼儿园到中学的教育范围。李强校长对教育领域熟悉,有教育的专业背景。二十几年来他积累了丰富的民办学校管理经验,深知教育的发展方向和教育的原理。在对幸福学堂的考察和对幸福学堂教师培训中,李强校长反复提出了与幸福学堂理念相吻合的教育概念。

3年来的创新教育探索,幸福学堂已逐步建立了一套独具特色的教学体系,一支有教学经验有专业能力的教师队伍。学校的主流文化正在形成,教育成效初现。现在幸福学堂的定位清晰:小而精的私立学校,全校学生人数200至500人。幸福学堂的教学体系特色明显:个性化、本土化、国际化

幸福学堂将秉承办一所孩子喜欢读书和快乐成长的学校的愿景,遵循根植传统、胸怀世界、身心强健的价值观,牢记通过中西文化经典和当代国际优秀教育资源与实践,致力于培育、激发、引领学生,使之能进入国内外优秀大学,并成为追求幸福的终身学习者的使命。未来的幸福学堂无论学校的景观、人物怎么改变,这样的愿景、理念、使命永不改变。

前进学校与幸福学堂的联合,将开创贵阳民办新教育的新篇章。我们共同认可幸福学堂的办学理念,办学形式,也将共同为这样的教育理念而贡献各自的力量。

【 幸福 · 风物志 】 惊蛰

惊蛰

惊蛰(Insects awaken),古称“启蛰”,是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三个节气,标志着仲春时节的开始。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二月节……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万物在春雷声中惊醒复苏,迎来忙碌的新开端。

惊蛰三候

桃始华: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乃闹春之始,红入桃花嫩,青归柳叶新,流水桃花,便引出千媚百态。

仓庚鸣:仓庚为黄鹂,黄鹂最早感春阳之气,嘤其鸣,求其友。仓为青,青为清,庚为更新,”昔我云别,仓庚载鸣”,文人由此也称它”离黄”,”离黄穿树语断续”就成了悲声。

鹰化为鸠:古称布谷鸟为鸠,春时因”喙尚柔,不能捕鸟,瞪目忍饥,如痴而化”,到秋天,鸠再化为鹰。

幸福学堂新学期

“惊蛰”日,学堂新学期之始。

开学第一周,小学部的学生们要去到森林里,找寻从土壤里惊起出走的昆虫和小动物们;小朋友们和惊蛰而起的小兽,在新绿林间草地上,悠忽一闪的踪迹,真真撩心。

中学部的学生们,将迎来这个学期新开的一门课程“物候学”。

 

幸福学堂“物候学”

从这个学期起,幸福学堂中学的“地理”将并入新开设的“物候学”——这门包含了地理、生物、风物和博物等内容的跨学科大课。

《说文解字》中,“物,万物也”。包括风物、地物、生物、博物等;

《素问·六节脏象论》:“五日谓之候,三候谓之气,六气谓之时,四时谓之岁。”“候”,即事物在变化中的情状;

中国最早的物候记载,见于公元前一千年以前的《诗经·幽风·七月》;幸福学堂的“物候学”,除了自然和知识,还有人情和风物——自然万物与变化。

 

苍龙始现

阴历二月初二为”龙抬头”。龙抬头的龙,是二十八星宿的四象——东方青龙。

“四象”,即东苍龙、北玄武、西白虎、南朱雀。苍龙星座由角、亢、氐、房、心、尾、箕七宿组成。角宿即为”龙角”,亢宿即为”龙颈”,依次类推。正月之前,东方苍龙在地平线之下,有”龙正蛰伏”之说。二月二起,东方苍龙的龙角会从地平线上出现,故为”龙抬头”。

 

阴阳合为雷

《庄子·齐物论》,庄子提出了天籁、地籁、人籁三种不同的音乐。其中,人籁是丝竹管弦之音,地籁是风吹地上百窍,如洞穴、密林之叶隙,所发出的声音,此二者皆得借物发声,人籁借人之口,地籁借山风地势,皆与天籁不同。

何为天籁?”夫天籁吹万不同,而使其自己也,咸其自取,怒者其谁邪?”

《辞海》将天籁定义为自然界的声响,如鸟鸣、虫叫、水流,其发声皆出于自身。《春秋·玄命苞》中说,”阴阳合为雷”,而《白虎通》则将雷比为”阴中之阳”。

 

名琴”春雷”

“唐琴第一推雷公,蜀中九雷独称雄。”唐时,蜀中雷氏历代造琴,是当世闻名的造琴世家,因而雷家所制的琴被尊称为“雷琴”。雷家历代琴匠,以雷威最为出色。雷威制琴最为精妙的一把名为”春雷”。宋代的苏轼在《杂书琴事》中说,雷琴“声欲出而溢,徘徊不去,乃有余韵,其精妙如此。”今故宫博物院仍藏有唐代雷琴“九霄环佩”、“大圣遗音”。

阳气升发

“惊蛰”日,幸福食堂的菜谱里,会出现韭菜、椿芽等菜肴,以应升发之气。

杜甫在《赠卫八处士》中写:”夜雨翦春韭,新炊间黄粱。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总能让人联想到春雨绵绵里青翠欲滴的春韭。

韭,味辛、微酸、涩,性温,无毒,可使肺气充沛,补虚益阳。

香椿别名椿芽,馥郁芳香,甘美可口,味辛、苦,性温。

葱茎白,味辛,性平,无毒,助阳气升发。

——————————————————
关于 【 幸福 · 风物志 】
一剪闲云一溪月,一程山水一华年。

一世浮生一刹那,一树菩提一霞烟。

“风物”,语出晋·陶潜 《游斜川》诗序:“天气澄和,风物闲美。”指一时、一地的风俗、物产、人情和风光景物;

风物长情,时光知味。【 幸福 · 风物志 】,记录我们一起在幸福学堂,在最好的年华,山水登临,友朋燕谈,揽采风物,伸写性情。

“开放日”开始接受预约报名啦!

幸福学堂创办于何时?办学宗旨和发展愿景是什么?采用什么样的教学体系?在学校教育之外,学堂还有哪些综合发展教育项目?…………

现在,家长们的这些关于学堂、关于孩子教育的问题,除了关注学堂网站和公众号得到答案,还可以预约报名“开放日”活动啦!

幸福学堂小学部“开放日”活动,期待家长和孩子到课堂来深度体验——这才是您一直为孩子苦苦寻找,今天终于找到了的心中的学校!

“开放日”简介

幸福学堂开放日活动分为两种类型:参观(家长+孩子)和插班试读(孩子)

参观(家长+孩子),一小时:

幸福学堂小学部每周四上午10-11点开放给感兴趣的家长和孩子参观,让家长和孩子能够了解学堂的日常活动。如果您过去对幸福学堂不是很了解,我们建议您来参观。

幸福学堂中学部每周三上午10-11点开放给感兴趣的家长和孩子参观,让家长和孩子能够了解学堂的日常活动。如果您过去对幸福学堂不是很了解,我们建议您来参观。

插班试读(孩子),一天课程:

如果您对幸福学堂已经有足够了解,或者来参观过,有意让孩子来就读,我们建议您让孩子来插班试读一天,包括体育课,请让孩子准备好运动衣服和鞋。

幸福学堂小学部插班试读有人数限制,二年级、四五年级每次能接收的孩子数量为2人,三年级1人,而且孩子的年龄符合试读班级的年龄大小。时间一般安排在周四,从早上8点到下午4点。

幸福学堂中学部插班试读有人数限制,一般每次能接收的孩子数量为2人,而且孩子的年龄符合试读班级的年龄大小。我们目前有初中一、二年级以及高中一、二年级。时间一般安排在周三,从早上8点到下午4点。

有意参加开放日活动的家长,请一定点此填写预约报名表,注明参加日期和参加的项目。

联系人:姜校长 13595192840(若上课时间未能及时接听电话、回复信息,请见谅)

幸福学堂地址:贵阳市宝山南路179号幸福家园

【 幸福志 】 幸福学堂教师小传

幸福志

心之所向  身之所往

幸福学堂是一所怎样的创新教育机构?创办人都是谁?他们都有着什么样的个人经历?他们都有什么样的志向, 在践行怎样的教育理念?

《幸福志》系列,不是摄影棚里的“美颜”职业照和精致修饰的个人简介,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满篇云里雾里金光闪闪的成绩榜。

《孟子》里说“志、气之帅也。”

我们说,“志”,就是心之所向,身之所往。

《幸福志》,幸福学堂教师自己写作的个人小传,鲜活而真实。

————————————————————————————

余年四十有六,士农工学商兵,皆有涉猎。曾得国字号教练钱澄海指点一二,又师从NBA亚洲第一人宋涛半载。那些年贵州撤掉三大球,唯篮球组队参加全国第七届运动会。余有幸,代表贵州参赛,亦是贵州队里唯一贵州人。从事篮球专业三年,算得半个职业球员。而后转战部队、厂矿,又机缘巧合入职政府,进一步党委。其间下乡扶贫,开荒种地,养猪喂鸡,拉枝梳果,吃得两年农业饭。因工作之故,与国内名牌大学、中学来往较多,对当下教育体系有冷暖之感。屈指算来,打得酱油一圈,匆匆二十五年过去。这一路,放下篮球,举起酒杯。放弃自我,追逐名利。纠结纠缠,患得患失。所幸,从未停止的是读书思考和仰望星空的敬畏。不惑之年离职入海,浮沉几载,似知天命。遂一意从教,愿成人成己。

—— 幸福学堂创始人之一、校长 颜群宇

——————————————————

多年前从兰州大学毕业后,到了贵州师范大学当了一名生物老师。四年后从教学、研究出走,立志于改造社会,赴美国学习“社会发展”之道。硕士毕业后旋即回国,相继在青海和北京实践所学,此后长期从事国际间碳减排合作、商业项目开发,皆为开发更多清洁能源,减少环境污染。2012年起业余为自然之道、幸福学堂客串若干青少年教育活动,方悟中华之最丰富、最宝贵资源乃我等芸芸众生也,遂定改弦易辙。转眼二十载,从茫茫然的一个教师,到如今一个回归了的教师,有太多的所见、所闻、所历,按耐不住,要和从幼儿园的孩子到高中毕业生分享。

——幸福学堂创始人之一、、克拉克大学国际发展学硕士、副校长 姜伯尼

————————————————————

Imagine a classroom with windows looking out to granite hills, acacia trees, and grass that is golden in the dry season and blazing green in the wet season. This is where Mrs. Jiang began her Education career, at that time called Mwalimu, teacher in Swahili. Her clothes and hands perpetually covered in chalk dust, all classroom content was written on a blackboard and copied into notebook after notebook by girls in orange skirts and white blouses. Geography class was a safari to a nearby wildlife sanctuary, or a climb up Kilimanjaro Mountain. Mrs. Jiang, seasoned in teaching in classrooms as well as in nature for close to ten years, in the United States, Africa, as well as in China, brings adventure into her classrooms, and brings students out of classrooms to seek adventure. She believes her first job is to inspire her students, as well as other teachers, and demonstrate the purpose and joy of learning. Indeed, she is always looking for the next adventure. Join her!

想象一下在一个教室里,窗外远望是花岗石山和金合欢树,草在干燥的季节是金黄色的,雨季则是炽烈的绿色。这就是姜悦溪老师开始教育生涯的地方,那时,她被称为“木瓦利姆”,坦桑尼亚斯瓦西里语的“老师”。她的衣服和手上总是沾满粉笔灰,所有的教学内容都需要写在黑板上,然后被身穿橙色裙子白色罩衫的女孩子们记录在一本又一本笔记本上。地理课是去附近野生动物庇护所远足,或者去爬乞力马扎罗雪山。姜悦溪老师在美国、非洲、中国有近十年的室内、室外教育经验,将户外的探索带进她的课堂,并将学生从教室带到户外去探险。她相信她的首要工作是激发她的学生和其他老师,展示学习的意义和乐趣。的确,她总是在寻找下一个冒险。一起加入吧!

——幸福学堂创始人之一、英文课程设计者、克拉克大学国际发展学硕士  姜悦溪

——————————————————

张辉,中年男,面白无须,贵州遵义人也。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乐远游,偕二三子,山野田间,望云卷云舒。知行合一殊不易,更多时间为宅男。经国伟业无有,育儿课徒可期。

—— 幸福学堂创始人之一、社会学博士  张辉

————————————————————

80后,4岁孩子的妈妈,爱跑步,爱旅行。大学毕业时顺利地成为了一名老师,一年的体制内教学方式让我不甘现状,于是勇敢地辞去工作加入了北漂一员,从事国际碳减排合作项目。随着孩子的到来,我开始思考孩子的教育问题,几经辗转,又重新回到了教育圈。加入幸福学堂的三年来,参与策划组织多期小学教育实践项目、海外游学、周末素质教育班。任小学一年级全科老师的这一年,看到那些放学不愿回家,放假就盼开学的孩子,我很欣慰我们做到了理想中的教育。

——幸福学堂创始人之一、小学全科教师  龚文雯

——————————————————————————————

四年前大学毕业后,先后在成都和贵阳的教育机构从事英语教学工作,现在有缘加入幸福学堂这个大家庭,从小朋友的童年开始,用爱心去陪伴成长。一直认为教育不能只用分数去评判孩子的优劣,在幸福学堂,我会用有趣的方式引导孩子们在课堂中去探索问题,最终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一起来吧!

——幸福学堂小学全科教师  李蓉蓉

————————————————————

一个土生土长的贵阳姑娘,大学到天府之国学习。考教师资格证时,被考官问到为什么想当老师,当时心中一热就答道:”我想与学生们分享我的所见所闻,所学所感,并且跟这群年轻的孩子们在一起,我就会永远年轻。”我记得当时考官们都笑了,我也笑了。真的成为老师后才发现,我更像是个引路人,一路上陪伴着孩子们,为他们指引方向,途中我们将会面临许多困难和挑战,但是我们相互学习,合作,一同寻求更好的方向,在成为终身学习者的道路上一路前行。

——幸福学堂小学全科教师  邹瑞西

——————————————————————

高中时期从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转变成敏感多疑“可怜孩子”。因为对语言的热爱大学时进入贵州民族大学学习日语。又因为一直放不下当老师的念头,毕业后进入师范类大学日本国立东京学艺大学学习教育方法学。浸泡在“和风细雨”中,在日本一呆就是五年。幸得东京开化风气的感染,在学习“教育中应以孩子为中心”,“教师在学生的成长过程中说到底只是一个引导者”等等教育理念的同时逐渐找回了从前那个开朗的自己。现在在幸福学堂里享受着“教书育人”、“教学相长”的幸福时光。对于自己的教育生涯,很兴奋也很期待。

——日本国立东京学艺大学硕士、幸福学堂小学全科教师  刘青

——————————————————————————

喜欢学习,爱好思考。大学期间游历于沪港台之间,忘情于美国迪斯尼之内,在生活的细节之处思考如何成为更幸福的人。不断行走,不断开启更多解读生活的方式。师从两岸不同心理老师,感受到”教育,是生命陪伴生命”的真谛。希望活出好的生命,更真诚的陪伴他人的成长,并为此一直努力着。

——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学硕士、幸福学堂小学全科教师  张楚君

——————————————————————

Life is a journey and we need to explore the world and improve ourselves along the way.

Learning has always been a happy process for me. Some teachers in high school inspired me to follow their path. They advised me about the challenges, however they didn’t forget to tell me about the rewards either. One teacher was as much a learner as a teacher. After 10 years of teaching, I could say that my students and I have learned a lot from each other. I believe the next 10 years are going to be even better.

——巴西隆德里纳大学语言学专业,掌握英、法、葡萄牙、中等多国语言的幸福学堂英文教师  Tassia

————————————————————————————

十多年前在念初中的我,一次偶然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参加了校运会,不小心拿了5000米第一名。第二年接着100,200,400,800,5000都拿前三名。原来这不是运气,这就是我。在这愉悦的气氛中,下定决心学习体育,为了更好的身体素质,严格要求自己,忌烟酒,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这一路坎坷,艰难,曲折,但是勇往直前,永不言弃,不忘初心。终于以全校第一的专业成绩考上了我理想的大学。在校期间努力刻苦学习曾获得国家级,校级奖学金,并多次代表学校参加全国,全省竞技比赛。毕业后从事专业健身教练一年多,后有幸来到幸福学堂,我相信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教师还要善于发挥学生的长处,考验他们的天资,巩固和鼓励其优点的一切趋向,并帮助他们发展,同时使他们自己相信其长处,小钻石是多麽罕见难得,但一经开采琢磨,便能经久,坚硬而晶亮。

幸福学堂体育教师  宋兴

————————————————————————

从未将自己看作一位教“语文”的老师,而是想在文化和学生之间做一位引介的摆渡人。文化者,非徒辞章之学,乃真切笃行、日用日习之事也。故可以移风易情,净彻人心。诸生若能借一纸书卷以窥背后之风貌,并以所学来观照日日之生活,甚而融入一生之体验,则可谓有所得矣。

——中山大学古代文学硕士、幸福学堂中学语文教师  孙菱羲

————————————————————————————

11年中学中级数学教师,所带班级数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喜欢交流,善于总结,是学生心目中可以一起玩“密室逃脱”的“欣姐”。因为孩子的到来,了解到贵阳的新教育,从而内心的火种被点燃。用发展性的眼光来看,以后的教育必将从统一化走向个性化。所以决定放弃稳定了11年的编内工作,遵从内心,向“幸福”走来。

——幸福学堂中学数学教师 黄文欣

——————————————————————

5年教学工作,熟悉从小学到初中阶段的学生心理特征,擅长使用新的科学技术辅助教学,并依据学生的特点制定个性化教学计划和方案。

——幸福学堂地理教室 廖玉璧

——————————————————————————

她,是掌握所有治疗疑难杂症的老中医;她,是只脸撑起剧团的头牌大歌姬。究竟是为何?让内心放荡不羁的她,放弃了星巴克年薪500万的洁厕工作,中医院救死扶伤的急救室,走上了一条为大众带去欢声笑语的演绎道路。又是为何?她放下了光怪陆离,为了部落的魔兽世界,放下了二次元顶级养眼的cosplay技术,在春黔社靠着相声这门传统技术,拼死拼活与贾玲争抢三瓜两枣。日本留学归来后,成为了剧团大反派专业户,用整容般的演技诠释着人丑只能靠演技凑的真谛!这个人生如戏的贵阳妹子一直坚持着,希望带领学生,用音乐感悟生活的美好,用戏剧体味人生的酸甜苦辣。

——幸福学堂戏剧教师 邹佳伶

————————————————————————

英文科班,从教近十载。访学美利坚,一入学术深似海。学院派里辟蹊径,以学促教见真章。

——人类学在读博士、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访问学者,幸福学堂英文教师  徐弢

————————————————————————————

毕业初期,怀着那丝教书匠的热情,斗胆向青春借了个胆子,单枪匹马创办了英语培训工作室。九载春秋,有梦、造梦、圆梦在和学生一起的日子里幸运地都经历了!如今,褪去了入行的青涩,多了更多责任和使命感的自己仍旧怀着那份不灭的热情,在这条路上坚定地大步向前走!

——幸福学堂课外教育团队教师  杨福江

——————————————————————————————

From the U.S.A., Elijah has lived and taught in China for the past 4 years. He moved to Guiyang in 2014, and has experience teaching a wide array of subjects, including English, mathematics, and history. He enjoys travel and exploration and getting lost in new places. He believes people should always be learning, whether it be in the classroom or out. He graduated from Vanguard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in 2012 with a Bachelors in English and a Bachelors in History/Political Science. He also holds a TEFL certification.

——幸福学堂课外教育团队教师  Elijah

——————————————————————————————

1970年1月生于贵州毕节,从小受父亲影响,喜欢运动,1980年前接触篮球,整天下午放学后,书包一扔篮球一抱,就忘我了。接触足球是小学毕业后,足球成了至爱,足球的吸引,让我刚上初一,便终止学业,到了贵州省体育运动学校,足球专业班,两年后的1984年,未能进入专业队,经过自己努力,考取了贵州省体校普修中专班学习,1988年完成学业,回到毕节体育局工作,时逢”足球从娃娃抓起”口号贯彻,利用专业带学生无数,终因工作不安分,有政策响应,停薪留职,在外打工,自主创业。经历无数。学堂足球课,与我现有工作生活刚好契合,对足球的热爱与认知和学堂各级孩子共同分享,这是一件快乐无限的事情。

——幸福学堂课外教育团队足球教练  颜玉宇

——————————————————————————————

自然教育从业者,曾陪伴许多城市家庭和孩子亲近自然的小乌龟老师。我深信“那些感受大地之美的人,能从中获得生命的力量,直至一生。”——(蕾切尔·卡森)

——幸福学堂课外教育团队教师  张沥亢

——————————————————————————

前愤青、伪文青、互联网从业者、创业总是失败者、攻城狮、自由撰稿人、摄影师、杂志主编和前、准、过气“网红”。现为摆脱后工业时代职业束缚的斜杠多重职业者,以及常常一个人活成一支队伍的中年生活幸存者。
——幸福学堂自媒体编辑  黎明

【 幸福学堂 】 在自然中成长

我亲爱的朋友们:

对于展示我们学校的户外活动特点,这是非常特殊的,因为这和我的心紧密相连。作为一个母亲和教育工作者,自然之道让我能和许多家庭一起,将健康的户外活动和自然探索带给我们的孩子们。我们从逃离城市出发,然后演变为一个又一个愉快的体验;孩子们自由开放地玩耍,在小径中、树叶里、树皮上、岩石上展现一个又一个的好奇心。这是父母和教育工作者的愉悦!

从那时起,我就开始探索让这种“周末活动”成为青少年更常规的体验。根据儿童与自然网络这个机构,其创始人Richard Louv的书《森林中的最后一个孩子》,以及大量的研究表明:更多接触自然能够改善情感和身体的健康,播撒环境保护的理念,并能给孩子们展现一个活的、呼吸的“户外教室”。我曾在四面是墙的教室中呆过很多时间,这些教室沉闷,大多被人造灯光照亮,教育的体验往往局限于课本和课表。从很多方面看,幸福学堂意识到了这一点。实际上,学堂的宗旨中包括了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即身心强健,包括花很多时间在户外。我所喜爱的是,学堂能够将自然教育整合到我们的日常课程中,为我们的学生创造一个更健康、更多探究型的、真实的学习方法。

我们平衡社会对学习的期望,比如经常在白板上学习数学,冬季和雨天我们在遮风挡雨的教室里。但幸福学堂的小学部很明确地将自然活动整合到我们周五下午的“户外教室”中,我们称为“周五探索”课。这些活动是小心设计好的,它们和我们学生在课堂内学到的内容是想联系的,比如,作为生命周期单元的一部分,我们去森林公园的活动是去观察昆虫;搭建了一个小的植物花园,这个和我们的植物单元相吻合。在遵循“自然教育”这个主线时,老师是向导、共同参与者,而不是“专家”或者“知识传递者”。我们一起分享我们的探索。探索在整个下午交织发生,朋友在一起漫步,孩子们在小径上奔跑,用树叶和树枝搭建一个精灵小屋,随机游戏中混乱的快乐。自然能够容纳所有这一切。然后,在回到学校后,你可能会发现几只甲虫意外地和你一起开始了一段旅行。在课本中看一只二维的甲虫,或者是在它的栖息地、在你的手掌中观察,你更愿意哪一种方式呢?

Dear my friends,

It is very special that you can highlight this aspect to our school, as this is something very dear to my heart! As a parent and educator, NatureWize enabled me to work with other families to bring healthy, outdoor physical activity and nature exploration to our kids. We started it as an escape from the city, but it turned into one joyful experience after another, as the children played openly and freely and we found curiosity after curiosity upon footpaths, leaves, tree bark, and rocks. It was a parent’s and educator’s delight!

Since then I explored ways to make this “weekend activity” a more regular experience for young people. Indeed, according to the Children and Nature Network, started by writer Richard Louv of Last Child in the Woods, and its litany of research citations, more frequent exposure to nature improves emotional and physical health, instills an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ethic, and exposes students to a living, breathing “outdoor classroom”. I have spent quite some time in four walled classrooms. They are stuffy, many times with artificial lighting, and the educational experiences are constrained by textbooks and schedules. In many ways, Xingfu Xuetang realizes this. Indeed, the academy’s mission includes a strong component to promote healthy physical and emotional health, including spending more time outdoors. What I love is that, by integrating nature education into a regular school schedule, our school can pioneer a healthier, more inquiry-based and authentic learning approach for more of our youth!

In addition to balancing societal academic expectations, i.e. students do need a whiteboard periodically for equations and we need shelter from winter and rain, Xingfu Xuetang Elementary has explicitly integrated nature activities into a weekly Friday afternoon “outdoor classroom”, what we call “Friday Explorations”. The activities are gently designed to align with content the students are learning in those indoor spaces, i.e. as part of our life cycles unit, our last trip to Forest Park looked for insects in particular, and we created a small vegetable garden to align with our unit on plants. However, in keeping in tune with the theme “nature education”, the teachers are guides and co-participators in the activities, not the “experts” or “knowledge transferers”. We share our discoveries together. Discoveries are made throughout the afternoon, interspersed with friends strolling together, darting of children up the trail, the building of fairy homes out of sticks and leaves, and the chaotic joy of spontaneous games. Nature has the space for all of that. And then, once back in the classroom, you might find a stray beetle or two that accidentally journeyed back with us. Which would you prefer, to carry a beetle in your palm (or safely watch, for the squeamish ones) that you witnessed in its habitat, or to see a two-dimensional picture in a textbook?

幸福学堂 | 小学部 | 项目负责人:Katie Scott(姜悦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