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生名额

1 — 6年级,每年级3名学生

7 — 8年级,每年级3名学生

招生热线

13985050777(颜校长)


幸福问答

幸福学堂与其他学校相比有什么不同

学校的规模:学校满员为200 — 500人小微型学校。小班制,每班学生人数10 — 12人,师生配比约1:6。

课程体系:以国家教育课程标准为基础,参照执行国家义务制教育阶段教材,充分借鉴国际教育最佳实践,结合本地文化,形成一套自有的课程体系。

授课方式:有主题、跨学科、学生分能力、层次走班授课,混龄组织各种中西文化活动。

特点

1、家庭型学校。依托社区建设有家庭氛围的学校,不同年龄的孩子参加活动,认识学校每一位成员,年龄的差距自然形成互助成长的最佳教育成长氛围。

2、本土化的高质量教育。幸福学堂的老师来自世界各地,中国老师都来自贵州本地。这些老师有高质量的专业教育背景,有跨文化学习背景,对教育都胸怀践行的理想和能力。幸福学堂的教师队伍根在贵州,胸有情怀,在地处腹地的贵阳,只有一个强大的稳定的教育团体,才会创造出高质量的教育。

3、小班制、高师生比。为老师营造一个优良的工作环境,保护老师的爱心和耐心,并使之能得到最大发挥。让老师观察到每一个学生的学习状态和身体成长,为学生的个性化发展奠定良好基础。

4、国际化学校。在设置上,与国际上的高等私立学校相仿,人数不多,课程内容相似、授课方式相似,重视学生不同文化背景对学校的影响,鼓励跨文化交流和学习。

5、本地文化教育。幸福学堂的主题教学从探索自己的家庭和社会开始。关注本地的民族、宗教、社区是课程的重要内容。每学期的游学课程,以及项目教学课程都融合了对本地文化深入熟悉了解的学习目的。


【 关于幸福学堂 】

幸福学堂是一家创办于2012年的创新教育机构。

作为一家全日制国际化私塾,幸福学堂的办学层次涵盖幼儿园、小学和初中。教学体系基于国家基础教育发展的指针,充分借鉴优秀的国际教育实践(Best Practices),旨在提供连续统一的国际化教育,培养“根植传统、胸怀世界、身心强健”的青少年,毕业学生具备进入国外、国内知名大学的能力。

在学校教育之外,幸福学堂的综合发展教育项目还有:寒暑假境内外游学、寒暑假营地教育项目、周末在地短期营地教育项目、高中及大学留学咨询项目。

幸福学堂的发展愿景是成为一所孩子喜欢读书和快乐成长的学校。在未来3 — 5年,幸福学堂贯通幼儿园、小学和中学的招生总人数预计为650人。

【 幸福学堂宗旨 】

根植传统、胸怀世界、身心强健

【 幸福学堂惟愿 】

天下和顺、日月清明

风雨以时、灾厉不起

国丰民安、兵戈无用

崇德兴仁、务修礼让

国无盗贼、无有怨枉

强不凌弱、各得其所

小学部全体师生合影

期末汇演校长致辞

幸福学堂2017 — 2018年的第一个学期结束了。短短的四个月一晃而过,我们圆满完成了所有预设的教学任务,我看到了学生、老师、学校都得到了共同的进步。这样的成长和变化,总是令我因欣喜而忘记各种办学校的烦恼。幸福学堂的未来,将会是一所依托社区,覆盖幼儿园到高中,人数200 — 500人,每班12人,师生配比1:6的小微型精英学校。其特点一是营造家庭环境的成长氛围;二是有利于组织管理;三是实现个性化教育。在此基础上,我总结未来幸福学堂的基本标准为“三高”,即:教师品格高、教师收入高、学校师生比高。

幸福学堂把所有的收入都投入到教师队伍建立和学生教学需求当中。我认为,教师只有在得到足够的尊重,才有品格可言。教育只有在得到充足保障下才会有高质量教育发生。

幸福学堂生于斯、长于斯,立足贵阳展望世界。在未来的日子里,幸福学堂将一如既往的坚持自己的办学理念,与在座的老师、同学、家长一起共同努力,为孩子们撑起一片纯净的天空,营造出一个真正的教育园地。

颜群宇 幸福学堂校长


小学部负责人Katie(右)做期末总结

期末汇演花絮

学前班儿歌顺口溜《唐僧骑马咚那个咚》

四、五年级英文汇报演出《Snow white》

一、二、三年级汇报演出《西游记·三打白骨精》

 

四、五年级汇报演出《西游记·车迟国智斗三法师》

小学部全体武术表演

作者:张缤心(幸福学堂·高一学生)

指导教师:孙菱羲

本文为张缤心语文科期末论文


说到宝玉,大家都会在脑海中呈现“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枪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缎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的这么一个人。

这是一个又奇又俗的人物。他脾气的主要特征是叛逆,他的行为“偏僻而乖张”。贾宝玉,是古代社会的叛逆者。儒家文化观念下男人的人生路径应该是: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贾宝玉是被其所属家庭寄予厚望的一个人物,贾政等人对宝玉的期望,自然是“深精举业”、平步青云、光宗耀祖。然而让众人大跌眼镜的不仅是他一生鄙弃功名利禄,最恨所谓“仕途经济”,而且每天沉浸在脂粉堆里“情性只愿长聚,生怕一时散了添悲;那花只愿常开,生怕一时谢了没趣”,有着这种少女般的忧怨。

那么这种人的爱情观是什么样的呢?


林黛玉 —— 最好的灵魂伴侣

要论缘分就要从黛玉说起,在第三回中描写两人初见时的场景道:“黛玉一见,便吃一大惊,心下想到;好生奇怪,倒像在哪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宝玉看罢,因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我送妹妹一妙字‘颦颦’二字极妙。”他们从初见时便已觉出别样的缘分,随着日后的朝夕相处,二人更是成为精神上的知己。第三十二回黛玉去找宝玉,偶然听宝玉赞她从不说“混帐话”,林黛玉有一段内心独白:“黛玉听了这话,不觉又喜又惊,又悲又叹。所喜者:果然自己眼力不错,素日认他是个知己,果然是个知己;所惊者:他在人前一片私心称扬于我,其亲热厚密,竟不避嫌疑;所叹者:你既为我的知己,自然我亦可为你的知己,又何必有‘金玉’之论呢?所悲者:父母早逝,虽有铭心刻骨之言,无人为我主张。”

宝玉和黛玉爱情的本质是二人在思想上的碰撞结果,soulmate绝不是郎才女貌、风花雪月式的诉衷情。论才,贾宝玉是腹内草莽,也就是有点小才、歪才。论貌,曹雪芹自始至终没有具体描画林黛玉是个何等样的美人。但在第五十七回中,宝玉对紫鹃发誓道:“我只愿这会子立刻就把心迸出来,你们瞧见了,然后连皮带骨,一概都化成了一股灰,再化成一股烟,一阵大风,吹的四面八方,都登时散了,这才好!”待紫鹃告诉他,林黛玉要回苏州,紫鹃阻拦不住时,宝玉道:“活着,咱们一处活着,不活着,咱们一处化灰、化烟,如何?”

从上文可以看出,宝对黛的爱情已经超出了世俗与生死,多次思想的碰撞也让他们在对方心里更加牢固。黛玉的爱情是纯粹而彻底的,她从看见宝玉的第一眼就爱上了他,从未思虑怀疑过,一生中没有因为任何原因而发生摇摆。而宝钗,是在入宫失败后才退而求其次地选择了做贾家媳妇。对黛玉来说,爱便是爱,爱的是这个人,不是他的背景,他的前途,因此从未对宝玉有过任何要求或劝诫。只要他是他,她便希望与他永远厮守,两相情悦。她想的是“你只管你,你好我自好,你失我自失”。曹雪芹惟有给她设定了一段前世姻缘:离恨天灵河岸三生石畔有绛珠仙草,生得袅娜可爱,神瑛侍者见了,日以露水灌溉,使其得换人形,修成女体。那草衔恩未报,遂发下一段宏愿:倘若他下世为人,我也跟他走一遭,将一生的眼泪还他,也还得过了——仿佛惟有这样的理由,才可以解释世上怎么会有那么绝对的爱情。


 

袭人 —— 依赖胜过父母

要论实质就要说到袭人,对人和气,处事稳重,工作认真,在大观园里众人是人前人后的夸奖她。就连下级小红、佳蕙也对其服气,是出了名的贤人。宝玉能被她照顾可谓是三生修来的福分吧。第六回中:秦氏因听见宝玉从梦中唤他的乳名,心中自是纳闷,又不好细问。彼时宝玉迷迷惑惑,若有所失。众人忙端上桂圆汤来,呷了两口,遂起身整衣。袭人伸手与他系裤带时,不觉伸手至大腿处,只觉冰凉一片沾湿,唬的忙退出手来,问是怎么了。宝玉红涨了脸,把他的手一捻。袭人本是个聪明女子,年纪本又比宝玉大两岁,近来也渐通人事,今见宝玉如此光景,心中便觉察一半了,不觉也羞的红涨了脸面,不敢再问。仍旧理好衣裳,遂至贾母处来,胡乱吃毕了晚饭,过这边来袭人忙趁众奶娘丫鬟不在旁时,另取出一件中衣来与宝玉换上。宝玉含羞央告道:“好姐姐,千万别告诉人。”袭人亦含羞笑问道:“你梦见什么故事了?是那里流出来的那些脏东西?”宝玉道:“一言难尽。”说着便把梦中之事细说与袭人听了。然后说至警幻所授云雨之情,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娇俏,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遂和宝玉偷试一番,幸得无人撞见。自此宝玉视袭人更比别个不同,袭人待宝玉更为尽心。

袭人对宝玉的照顾是亲密至极的,然而在《红楼梦》中,也只有袭人可以有这样的地位。第十九回, 袭人为督促宝玉上进,以赎身离开相要挟,逼宝玉答应三件事。“你果然依了我,就是你真心留我了,刀搁在脖子上,我也是不出去的。”宝玉忙答应:“你说,那几件?我都依了你。好姐姐,好亲姐姐,别说两三件,就是两三百件,我也依。”袭人逐一道来,都得到满意的答复。她笑了:“再也没有了。只是百事检点些,不任意任情的就是了。你若果都依了,便拿八人轿也抬不出我去了。”宝玉笑道:“你在这里长远了,不怕没八人轿你坐。”袭人冷笑道:“这我也不希罕的。有那个福气,没有那个道理。总坐了,也没甚趣。”不管是刀搁脖子上,还是八人轿抬走,硬的、软的,她都不吃,她跟定宝玉了。她对宝玉不仅仅是忠心,还有一份安心,超越了主仆关系。宝玉这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家公子,养尊处优,锦衣玉食,对于主要伺候他的人是会形成一种依赖性生存习惯的,称之为“生存性依赖”。第五十一回,至三更以后,宝玉睡梦之中,便叫袭人。叫了两声,无人答应,自己醒了,方想起袭人不在家,自己也好笑起来。晴雯已醒,因笑唤麝月道:”连我都醒了,他守在旁边还不知道,真是个挺死尸的。”麝月翻身打个哈气笑道:”他叫袭人,与我什么相干!”因问作什么。宝玉要吃茶,麝月忙起来,单穿红绸小棉袄儿。宝玉道:”披上我的袄儿再去,仔细冷着。”麝月听说,回手便把宝玉披着起夜的一件貂颏满襟暖袄披上,下去向盆内洗手,先倒了一钟温水,拿了大漱盂,宝玉漱了一口,然后才向茶格上取了茶碗,先用温水温了一温,向暖壶中倒了半碗茶,递与宝玉吃了,自己也漱了一漱,吃了半碗。

梦中唤袭人便是力证,而且半夜起来居然要喝茶,以现代人的视角来看多了些多了些养尊处优,也让宝玉越来越离不开袭人。十九回的袭人以回家理由试探宝玉,宝玉激烈的反应;二十一回袭人对宝玉的不理睬,宝玉的迁就,从宝玉宁愿降低自己的身份也想让袭人留下,让袭人不生自己气,就可以看出宝玉的依赖与在袭人身上的心思。


薛宝钗 —— 仅限赏观的画中人

贾府的长辈们选择宝钗作为贾宝玉的正室,不仅因为相较而言黛玉的身体太过羸弱,更因为考虑到宝钗性格大方,行事的妥帖,甚而有可能是宝钗的家世,这些都足以让日后的宝玉得到更好的辅助。然而宝玉对待宝钗,则是欣赏大于爱情。

宝玉对宝钗第一次动情。

第二十八回,元春赏赐端午节礼,宝钗和宝玉的东西相同,黛玉则跟三春姊妹相同。这是“金玉良缘”第一次正式登场,而且非常高调。

宝钗得到贾家最高权贵的认可,便将红麝串子戴在腕上,昭告自己准宝二奶奶的身份。她一向不喜佩饰,不爱花粉,连家里那十二支新巧的宫花,都被薛姨妈全部送给荣府众姊妹。

金玉之缘被元春点破。宝玉试探宝钗:“宝姐姐,我瞧瞧你的红麝串子?”

当初宝玉要看宝钗的金项圈,宝钗百般扭捏推辞。如今宝玉要看她的串子,宝钗不顾肌肤丰泽,不易褪下的尴尬,当众褪下红麝串子递给宝玉。宝玉忽然想起‘金玉’一事来,再看看宝钗形容,不觉就呆了,宝钗褪了串子来递与他也忘了接.宝钗见他怔了,自己倒不好意思的,丢下串子,回身才要走。

这事以黛玉点醒宝玉而告终。黛玉在一旁目睹宝钗的小动作,故意说宝玉是呆雁。宝钗佯装不懂,问道:“呆雁在哪里?我也瞧一瞧!”黛玉答道:“我一出来,他就‘忒儿’一声飞了。”这个“呆雁”偶尔发怔走神,但是看到黛玉就立刻恢复飞翔的本能。欣赏貌美而不能自拔,可却不能像和黛玉一样的思想交流,如同隔层纱,永远都摸不着也看不清。

宝玉对宝钗第二次动情。

第三十四回,宝玉被父亲贾政痛打一顿,卧床不起。宝钗第一个独自过来探望宝玉。宝钗点头叹道:“早听人一句话,也不至今日.别说老太太,太太心疼,就是我们看着,心里也疼。”刚说了半句又忙咽住,自悔说的话急了,不觉的就红了脸,低下头来.宝玉听得这话如此亲切稠密,大有深意,忽见他又咽住不往下说,红了脸,低下头只管弄衣带,那一种娇羞怯怯,非可形容得出者,不觉心中大畅。

宝钗过来探望,娇怯含羞,宝玉以为她疼惜爱怜自己,第二次对她动情。结果却发现她是来洗脱哥哥薛蟠告密的嫌疑。后来,黛玉也独自过来探望宝玉,她两个眼睛肿的桃儿一般,满面泪光,抽抽噎噎,关切之情跃然纸上。

这一次,宝玉虽然对宝钗略有动情,但他对黛玉却私下定情,送给她两块旧手帕:一块擦眼泪,一块定终身。黛玉体贴出手帕子的意思后,不觉神魂驰荡。

宝玉对宝钗第三次动情。

第六十三回,怡红院群芳开夜宴,众人晚上给宝玉过生日。她们玩占花名游戏,宝钗抓到“牡丹”的签子,上面镌刻一句唐诗“任是无情也动人”,又注着:此为群芳之冠,随意命人,不拘诗词雅谑。

宝钗偏偏不挑诗词雅谑,却别出心裁让芳官唱一支曲儿。这一招打动宝玉,他只管拿着那签,口内颠来倒去念“任是无情也动人”。宝钗是端庄秀雅,看似无情无趣,却知道怎样最风情最有趣。

宝玉这次被妙玉的生日拜帖上点醒,他经过邢岫烟指点,回帖自称“槛內人”,亲自投递过去。回到怡红院,宝玉把芳官改为男妆,称她“雄奴”。

这几件看似不相干的事情,恰恰说明宝玉的心思,他对宝钗偶尔心猿意马,但终究不是长情。

宝玉把爱给了黛玉,把信任与依赖给了袭人,却把孤独给了宝钗。在感情上感觉对宝钗有些不公平,但是在园子里甚至这世间何,处有公平可谈?每个人都不可能做到十全十美,宝玉也如此,他只有一颗心就只能真心爱一个人。在苏轼的《水调歌头》中所说的“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也许所以的事情都不完美人的一生才是完美的吧。

《红楼梦》时代背景下贾府银子价值简述

作者:唐海帆(幸福学堂 · 高二学生)

指导教师:孙菱羲

本文为唐海帆语文科期末论文

“脂本”《红楼梦》中,作者曹雪芹常借各书中文字、典故引一家之言,例如,《红楼梦》开篇第一回中,他借顽石上的偈颂给读者们巧妙地介绍了他的志向抱负:“无才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 此系身前身后事,倩谁记去作奇传?”又借空空道人这个虚构角色所写下的诗句代言他对《红楼梦》创作的评价:“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等等。随后,曹雪芹借跛足道人之口念了一首相当经典的《好了歌》,这也是书中第一首出现的带有谶语的言语:“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子孙谁见了?”歌中有4个“忘不了”,这四个“忘不了”,总结了当时封建时代的社会风气,精炼出了许多个处于当时统治下的人们的思想及灵魂。本文就以“只有金银忘不了”的谶语作引简述《红楼梦》当时今日之“金银”的价值,试图发掘出“金银”“忘不了”的深层缘由。

《红楼梦》第二回中,借古董商贩冷子兴的口,我们得到了一个客场外人对于贾氏大家的描述:“谁知这样钟鸣鼎食的人家儿,如今养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这些话中难免带有冷子兴的主观判断,但基本的形容的确无假,贾府的吃穿用度别说一般老百姓,就是几个官场人物也不一定能有这么大的排场。我们姑且将眼光先放在四大家族的经济实力上来看看。《红楼梦》第四回中就四大家族的经济实力借“护官符”作了一个简介:“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这是金陵的俗谚口碑,是民众眼里的四大家庭。所谓“白玉” 、“珍珠”,如同金银一样,都具有实物货币的职能,价值极高。这说明四大家族垄断社会财富之多,拥有货币数额之巨。然而,在分析贾府的收支前,我们应该对当时的货币价值有个大概的印象。“金”自然是不用说的,作为比较稀少的金属,一直以比较惊人的购买力或是装饰效果出现在历史上,而现代人对于“银”、“钱”的理解却常有两个误区:

1.以为古代一两银子等于今日的一元钱;

2.以为古代的银票就是今日的钞票或者支票了。

这里所说的“钱”是“制钱”,制钱在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中一直作为法定货币流通,这种制钱从古秦“半两”开始,直到清朝“宣统元宝”因贬值等问题而宣布终结。“以吊论钱”在清朝较普遍,按照这样的情况,可以判断出《红楼梦》的清背景下制钱花销是比较频繁的,然而我们通观全书,却发现书中人物主要花销多半是银而不是制钱,不论是第一回甄士隐送贾雨村50两白银的巨额路费或是七十四回贾琏借钱,平儿包出的200两银子,银子出现的地方俯仰皆是,而制钱的出现基本仅限于玩耍赌博赏赐上,贾宝玉就常常一高兴,然后赏下人几吊制钱。

制钱以文为数量单位,历朝历代单个的实物大小也不统一,而“钱”是一个计量单位,我们必须分清楚,以免产生诸多误解,一般来说1000文为1串,也称1贯、1吊等,1吊钱约合1两白银,而后因各种原因,尤其是自宋朝开始持续的造假泛滥,导致制钱价值下滑,特别在清乾隆年间前后尤为泛滥,而后制钱的名义值与实际值产生了差异,关于制钱币值的讲法纷繁复杂,各朝各省之间也有较大区别,特别是南宋年间相当混乱,有700钱为一吊的,有300钱为1吊的等,沿袭至清初仍有此问题。而制钱与白银间的汇率也往往很难固定,这里粗略整理一个表供参考:

明清两代,1吊钱(1000文钱)等于1两银子是官方规定的“例价”,而实际市场上兑换的比例(时价)则不断波动。到清代,出现了“银贵钱贱”的局面,1000钱值不了1两银子,即一般来说1吊=1000文,但是1两白银却不固定=1吊,要根据市场的行情来兑换。这里我们只结合《红楼梦》的背景下来分享,根据康熙时施闰章《蠖斋诗话》所载:“合京师宴集,席赏率三十文当一百,亦古遗俗也。”若以三十文为一百,则三百文为一千,结合曹雪芹十三四岁来北京,这里所说的一吊钱可理解是北京的300文,即300文为1吊钱的实际价值,这300文换算到今天也不过只是办些买盐打醋的小事,相当于零花钱,算不上什么大花销,曹的时代大约2吊的钱可以换1两银子。

为了方便理解当时1两银子的购买力,我们可以结合《红楼梦》第三十九回关于螃蟹的物价来确定:“刘姥姥道:‘这样螃蟹,今年就值五分一斤,十斤五钱,五五二两五,三五一十五,再搭上酒菜,一共倒有二十多两银子。阿弥陀佛! 这一顿的钱够我们庄家人过一年了。’”贾府这种巨府豪门的一顿饭钱是20多两白银,按刘姥姥的说法,这是庄稼人1年而且极有可能有余的花费。然而,单从这点上看也太不好判断了,曹并没有给出实际的数额,也不好从现在的农户消费来判断,抛开时代因素,毕竟每个人过日子的方法也不一样。另外,刘姥姥家当时也算中产阶级的,有房有地还雇得起工人丫头。不过,这段话中有给出另一参照物,螃蟹5分1斤,也就是说1两银子可以买20斤。现在全国各地的螃蟹价格约是40-50元1斤,20斤要600到1000元。从这里看来,书中的1两银子相当于现代的600至1000元不等,20多两的银子便是1.2 — 2万元钱,这未免有些不靠谱,毕竟螃蟹这种东西的价格变动幅度较大,我们也能从当时的历史结合来分析,用大米来打比应该是最合适的了。史载明朝万历年间1两银子可以购买一般质量的大米2石,当时的1石约为94.4公斤,1两银子就可以买188.8公斤大米,就是约377.6斤。现在的大米物价约20 — 80元5公斤,取便宜算约得到1斤4元左右,这样换算下来当时的1两银子约等于现代的1510.4元左右,当然,再考虑如今的粮食基本因科学技术的改革而发展,所以古代的粮食价值应高于今天,所以我觉得,曹所处的年代1两银子≥今天1600元的购买力是相当可能的,这样算下来,贾府这一顿“螃蟹宴”便花了约今天的3万元左右,这的确是相当惊人的开销,而贾府史太君及薛宝钗却基本不怎么当回事,可见贾府经济实力之惊人。

我们再粗略统计下其他的花销,穿衣方面,各人物出场时皆有异,他们各披金挂银的锦绣衣裳要值多少,很难去直接标价。比较恰当的方法是去对比他们,然后加以说明,我这里使用六十四回为贾敬办丧事的描写来比较,办丧时,“所用栩杠孝布并请杠人青衣, 共使银一千一百十两。”这孝布、青衣的质量当然很难与贾宝玉等人的穿着相比,但从这个细节,我们不难判断这“粗制”的孝布、青衣尚且花费如此庞大,按市场行情去计算,贾府各人的着装花费多少,实在是叫人吃惊。另外,除去赌博出行杂费等,一个巨大的开销集中在贾府诸人养生养老的补药上,如第二十八回,贾宝玉用360两银子只为“配一料丸药”;薛家为了配宝钗的“冷香丸”又不知花了多少上千的银子。

对比复杂繁琐的支出,贾府的收入显得简单易懂许多。按《红楼梦》五十三回出现的人物乌进孝的例子来说,外卖粱谷牲口各拆银2500两。因为是荒年,未能缴足。按照惯例,贾珍“算定至少有五千(两)银子来”。他还有“八九个”这样的庄子,一年之收便是近5万两银子。至于荣国府, 则比这“多着几倍”。仅乌进孝的兄弟一人就“现管着”它的“八处庄地”。这“多着几倍”是个概数,难以确算。荣国府的土地总管周瑞说了这样一句话:“奴才在这里经管地租庄子银钱出人,每年也有三五十万来往。”如此说来, 两府1年仅货币地租收人的银子就有40 — 50万两。据史载,《红楼梦》所反映的康熙、雍正、乾隆时期, 政府由于逐步推行了“摊丁入亩”的赋税制度,因而户部库存(即财政收人)的银两逐年增长。康熙四十八年(公元1709年)为4300余万两;雍正八年(公元1730年)增至6200余万两;乾隆五十五年(公元1790年)又增到7800余万两。两相比较,贾府每年的地租银两约相当于清朝政府财政总人的百分之零点五到百分之一。至于史、王、薛三家之富, 均可与贾府相匹。合计四家所拥有的货币“资本”,大约为朝廷1年财政收人的50分之1到25分之1!况且贾府也有放高利贷的现象,尤其以王熙凤为典型,《红楼梦》第三十九回中,袭人寻问本月月钱不发放的缘故,平儿回答:“这个月的月钱, 我们奶奶早已支了, 放给人使呢。等别处利钱收来了, 凑齐了才放呢。”另外,这也的确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据平儿进一步吐露,王熙凤“拿着这项银子翻出有几百来了,单她这悌己利钱, 一年不到, 上千的银子呢”等等。综述,从贾府的收支可以看出,花销均是天价,这也奠定了贾府的各种地位名声,《好了歌》中四个“忘不了”,是封建时代下思想灵魂的贫苦。其中的“金银忘不了“,是其它“忘不了”的基础和中心。没有“金银”就无所谓“功名”,就无所谓他们追求的“妓妻”、“儿孙”关系了。这里之谓“金银”,既是当时社会流通的一种重要的货币形态,也可作为所有货币的一种代称。曹对金钱的“忘不了”即对“价值”的“放不了”,曹在寻找自我价值与外界判断价值的真实虚假间徘徊,不论以上的分析是否真实是否虚假,我相信也唯有你我知道答案,而曹本身将“金银”概念贯彻进《红楼梦》中,相信也正是为了将这么个耐人寻味的意义带入其中展现给读者们探讨吧。


更多补充

有趣的是,《红楼梦》中花费的银子样式也各不同:有整个的(银锭),有剪开的(银块),也有碎的(银子)。实际上,清代流通中的白银名称和种类繁多,约可看成4种,第一种是元宝形的,似马蹄,故称“蹄银”;第二种是中锭,多为锤形,也有作马蹄形的,称“小元宝”;第三种是小锞,也叫小锤,像小锤,贾母就曾在元春省亲时得到过类似的金子制成的工艺品;第四种即碎银子,又称滴珠、福珠。整锭的银子在流通的过程中被剪得零零碎碎,在被大小钱铺收回,送到炉房或其他政府机构回炉烧铸成银锭。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过程,也展示了社会经济运作的重要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