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教育论坛 | 杨东平:创新教育与未来

什么是好的教育,什么是理想的教育,什么是发生在教育实践中的教育创新?全球范围的教育创新竞争已经开始,教育正在换频道和赛场,而我们在哪里?

幸福·教育论坛

杨东平:创新教育与未来

时间:2019年7月10日上午9:00

地点:贵阳孔学堂·阳明大讲堂

杨东平: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北京理工大学教授

主持人:王进进(幸福学堂 9 年级学生)、孙子墨(幸福学堂 6 年级学生)

 

论坛流程:9:00-10:00  分享嘉宾:杨东平:创新教育与未来

10:00-10:40  分享嘉宾:王晓兴教授

10:40-10:55  茶歇

10:55-11:15  分享嘉宾:幸福学堂校长颜群宇

11:15-12:25  圆桌论坛+现场提问

 

圆桌论坛嘉宾简介
王晓兴著名学者,曾任兰州大学哲学系主任,中国哲学史学会理事。

张辉

社会学博士、贵州财经大学副教授

颜群宇:LIFE教育创新峰会参会印象

早八点至晚九点,听分享、聊分享,思考、疑问、讨论。不知道是我的成长,还是教育的环境已经变化,参会者对教育创新的认知明显提高,进入每个论坛的想法有的放矢,少见迷茫之感。跨学科、超学科、生活与教育、学生为中心等等话语已经人尽皆知。也许从我2014年开始探索教育之路以来,教育创新一直都在路上未曾停止,如今创新教育的小荷冒出了尖尖角。

21世纪教育研究院以宏大视野和格局观察中国教育。以细致真实有效的行动推进着中国教育的点滴改变。就我了解认识研究院的这几年,这个机构的行动从未停止,脚步也从未放缓。国际国内、城市农村,研究院的足迹和思考随处可见。正如一位参会者言,教育创新者就是那个推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无论成功与否反复做着看似注定就不能成功的事。以此言来形容教育研究院毫不为过。巨大的困难如山如海,所有的行动都如杯水车薪,如螳臂当车,如蜻蜓撼柱。

整个论坛中,深圳之夜仍然是我认为本次论坛最高质量的分享。不仅是因为哥伦比亚新教育的案例有效,主要是分享一个主题但从几个方面来进行深度讨论。让这个话题更清晰更丰富有层次地展现在与会者面前。韩国京畿道教育总监李再祯教授的分享也令我眼前一亮。我们的邻国。我们在足球上几十年不胜,在篮球上也曾惨遭受羞辱,以至如今我们的体育界都不再讨论这样的话题。也许我们在经济总量收入世界第二,这个会让我们心情好受一点。在幸福学堂有两位韩国学生。两位同学在行为规范上是楷模,学习勤奋努力,性格温和可爱。但韩国的教育是怎样,我竟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记忆中有一些碎片,韩国也是应试教育,为了考试也是毛坦厂般的拼命。通过两次分享会我大致了解了一点韩国教育。

首先,韩国教育的理念是全球公民、和平时代、和睦相处。培养统一公民、民主公民、世界公民。其二,韩国教育小学到初中、初中到高中没有考试。九年义务制免学费、中餐免费。学生报可报五个志愿进入随机选取的学校。李总监说,一般到第三个目标都能满足学生的需求。目前正在努力改变大学入学不需要考试的评价方式。其三,如果在韩国能考入师范大学未来成为老师,学生的成绩必须是名列前茅。成绩分为一至九等,进入师范学校必须是一等,这个比例大约是百分之五。其四,韩国的教师属于国家公务员,并且在公务员中属于中上等的位置,在社会上有很好的社会地位,很受尊重。其五,韩国的学校校长任命均由总统任命。其六,韩国校长四年一届任期,两届任期满必须换地方。第七,教师每届任期五年,两届期满更换学校。第八,韩国学校校长是由家长、教师投票选举产生。校长人选也可以在社会上公募,经投票后选出校长。目前教育界正在酝酿初中以上学生参与投票机制。第九,工资每年递增百分之三。最后,韩国教育正在进行革新,主要革新方向为自由学年制,高中多元化。政府举办免费的梦想学校、梦想大学、梦想书院。好啦,这就是我以为与我们差不多的邻国的应试教育。
论坛上来自贵州遵义正安田字格学校的故事也令我感慨。分享前一小时,正好在车上与校长肖诗坚认识。大会分享上看到学校的视频,与哥伦比亚新学校有异曲同工之妙。基于生活的教育,基于现实社会的教育。在符合教育规律的教学方法上,教育者只需要付出的是耐心和信任,教育的力量就会产生惊人的效果。陆陆续续我参加了好几场分享,总结下来是这样的心得:好的教育是以学生为中心,围绕学生需要什么,教育者如何保持学生的兴趣,如何让学习有效的发生。因而在此理念上设计学校、课程体系、教学方式。教育是因为学生需要而产生的,所以任何时候我们不要忘记因为学生需要,才有我们存在的基本道理。百年前的杜威就提出来,不要以传递知识为中心。要把学习的中心转移到学生上来。一切都因学生的自然需求而发生,一切都因为学生将要走向未来而发生。我们没有理由设计与生活隔绝,与社会无涉的课程,这样的教育注定是失败的。

本次论坛的主题是:创新,让教育回归本质。什么是回归、回到哪里、什么是本质,各有说法。我认为,在当下,教育行政部门要以学校的需求为中心,学校要以学生的需求为中心。我们就是要回归到尊重教育的基本规律,追寻到教育因何而起。我们应该解决的是至上而下的家长思维模式。学校不是为了完成行政部门的任务而工作;老师不是为了完成学校的任务而工作;学生不是为了完成老师和家长的任务而学习。学习的目的就是为了走向自己的人生,这就是教育的本质。应试教育所执行的教育模式与正常的教育规律正好相反。论坛上赵勇教授说,应试教育可怕的是它的毁灭性。我认为正是基于此。

论坛上的各种分享,让我看到不同思维角度,不同教育模式对教育的突破。有公立学校教师的尝试,有教育机构对创新学校的催化,有各种教学手段的呈现。还有专门针对18 — 30岁青年的大学,只因为这个年龄段的人,大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每一个分享人身上我都看到了无数的闪光点。两天的峰会,思考、探索、追寻、碰撞,深圳的夜空星光闪耀,熠熠生辉。

LIFE教育峰会,如果用几个关键词来形容,我会这样来形容。论坛设计朴实、真诚、走心、简洁;论坛服务人员高素养、懂教育;论坛氛围温和亲切、雅俗共赏。论坛的格调能如此,不得不聊到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杨东平院长。这是一位令人尊敬的长者。温和慈祥却又不怒自威。语句慢条斯理,目光迥然有神,话锋犀利直接。缓缓道来的话语中,总是有一点生活的幽默,一种举重若轻的自如。这是人生经历累积的大智慧。千人参加的论坛没有看到任何赞助商,也没有广告。我好奇地问研究院朋友,他说,有人要赞助,但院长不同意。为何?院长说,不对路。我给院长建议,论坛是否需要每年办一次,两年一次人们无法保持连续性。院长说:“没有这么多的案例。你看看来参会的这几年都是老面孔,我们的创新不够。不能因为商业需要办论坛,教育意义是第一位的。”

最后说一下论坛中的我。年近五十,在创新学校中,我是年迈的创客。到年龄了才知道老眼昏花是真的,我总是看不清面前走过的人,甚至看不清自己分享的PPT的字。年轻时的敏捷、机灵、迅猛都已成记忆。各种功能的退化让我知道年龄是不可抗的规律。但我并不担心器官的老去,我担心自己的固步自封、自以为是。我担心无法看到别人的闪亮,无法客观、学习、开放、谦卑。所以,现在的我需要保持的是警惕。警惕年龄带来的固化,警惕自我的满足。所幸的是,我没有任何可值得骄傲的背景,反而有着学术修为浅薄的局限,有着性格急躁等种种不足的缺陷。因此我无有骄傲,唯有谦卑,唯有终生为学生。

以此文
向杨东平院长致敬!
向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同仁们致敬!
向与会的每一位参与、追随、思考的创新者致敬!

颜群宇(校长)
2019年6月16日于深圳宝安国际机场

颜群宇:关于教育,我们忘记了……

5月23日,贵阳市同在城市扶困融入中心组织了七所进城务工子弟学校的校长和老师到幸福学堂参观交流。我听到春风学校舒校长讲到自己的学校有不少活动,如参观科技馆、博物馆和大学城,还有的学校甚至组织了省外的游学。这真是令我惊讶而敬佩。一直以来,幸福学堂都在关注进城务工子弟学校这个群体。学堂的同学们曾经参与过鸡蛋计划和宏宇学校的情况调查,对这个城市边缘的群体有一些了解。学堂也因此开始了专门为进城务工子弟学校同学提供的奖学金计划。我非常敬佩在这些学校执教的老师和负责管理的校长,这些校长和老师不仅在尽力为学生提供力所能及的教育,同时也为这个社会提供了多样化的教育。这是极为难能可贵的价值。

曾经在这些学校,我听到各种故事,有的家庭一桶酸菜吃半个月、十几块钱管一周的伙食。我还记得沈洁老师拍的关于进城务工子弟学校的纪录片。其中有个镜头是远远的偷拍,一位女同学用啤酒瓶的碎片划自己的手臂。后来知道,她每受伤一次她就会在自己的手上划一道口子。她的手臂上满是令人侧目的一道道伤痕。片中还有一群学生在学校后山坟地上的决斗,还有染黄头发的少年,挥舞着长刀准备去抢钱的场景。这就是这些学校和老师都要面对的故事。这个世界啊,多一所学校,就少一座监狱。诚然也。为此,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向这些校长和老师鞠躬致敬。

每天早上十五分钟的晨会,我会和中学部的同学们一起交流。今天晨会我们分享一个话题,华为的未来与教育。

近来,任正非关于教育的言论不断被人提起。他的大意是说,华为的未来在教育,我们要把钱砸到教育上。这让我想起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健力宝足球少年的故事。当年为了一雪5.19工体输球给香港队耻辱,于是乎举全国之力寻找一群有足球天赋的少年,在健力宝的支助下远赴巴西进行长期的集中训练。而后这群曾经名噪一时的青少年,也就如一朵浪花,一闪就不见了,世界杯也距离我们越来越远。这种思维模式至今还在不断发散。这种思维会认为,足球就是在足球场的训练和比拼。我们把有足球天赋的人集中起来,给他们最好的训练条件,最好的教练。所有时间,所有事情都一切围绕足球,这样就能培养出足球巨星,就能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然而…..

这就与我们对教育的认识如出一辙。把尖子生组成一个班,所有的学习、所有的时间都围绕考试。这种思维认为,去学校读书最终不就是考场的分数比拼。不是吗?世界杯、奥运会不都是按照比赛的规则来决出优胜吗?然也,非也。足球比赛,比拼的不是单一的足球思维,而是比拼一个人的综合素养。教育也同样如此,不是单一比拼考试分数,也是比拼一个人的综合素养。综合素养是什么,说学术一点是创造力、解决问题能力、团队合作能力、跨文化沟通能力……还可以通俗一点说,是幸福感,是存在感,是懂得如何当一个父亲、一个母亲的能力。所以,任正非说出了问题的痛点,问题在教育。但没说出个中的区别。区别在于,就算有钱了、有人了,我们就能做出芯片吗?答案是不言自明的。没有真正的教育,就没有真正的未来。

真正的教育需要长效回报,可如今追求吹糠见米的投资时代,哪有耐心等你十年成长?

真正的教育需要多样化,每个人的不同天赋需要不同兴趣的引导才能成为上天赋予的样子,可哪有环境给你包容和发呆让你慢慢生长?

真正的教育需要个性化,每个人都要被当作天才那样的来陪伴和关注。可是我们的教育,把每个人都预设一个框。芯片的框、足球的框、公务员的框……我们忘记了教育是要让每个孩子成为本来的样子,我们也不相信孩子本来的样子,我们忘记我们原来的样子,我们把自己变成自己曾经憎恶的人,我们也把孩子变成让他自己憎恶的人。如果教育没有多元化、个性化、没有包容空间;如果到今天我们还不反思应试教育,我们还不放弃应试教育大一统的管理模式和思维,华为永远没有芯片,我们没有未来。

——颜群宇(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