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幸福 · 风物志 】 惊蛰

惊蛰

惊蛰(Insects awaken),古称“启蛰”,是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三个节气,标志着仲春时节的开始。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二月节……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万物在春雷声中惊醒复苏,迎来忙碌的新开端。

惊蛰三候

桃始华: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乃闹春之始,红入桃花嫩,青归柳叶新,流水桃花,便引出千媚百态。

仓庚鸣:仓庚为黄鹂,黄鹂最早感春阳之气,嘤其鸣,求其友。仓为青,青为清,庚为更新,”昔我云别,仓庚载鸣”,文人由此也称它”离黄”,”离黄穿树语断续”就成了悲声。

鹰化为鸠:古称布谷鸟为鸠,春时因”喙尚柔,不能捕鸟,瞪目忍饥,如痴而化”,到秋天,鸠再化为鹰。

幸福学堂新学期

“惊蛰”日,学堂新学期之始。

开学第一周,小学部的学生们要去到森林里,找寻从土壤里惊起出走的昆虫和小动物们;小朋友们和惊蛰而起的小兽,在新绿林间草地上,悠忽一闪的踪迹,真真撩心。

中学部的学生们,将迎来这个学期新开的一门课程“物候学”。

 

幸福学堂“物候学”

从这个学期起,幸福学堂中学的“地理”将并入新开设的“物候学”——这门包含了地理、生物、风物和博物等内容的跨学科大课。

《说文解字》中,“物,万物也”。包括风物、地物、生物、博物等;

《素问·六节脏象论》:“五日谓之候,三候谓之气,六气谓之时,四时谓之岁。”“候”,即事物在变化中的情状;

中国最早的物候记载,见于公元前一千年以前的《诗经·幽风·七月》;幸福学堂的“物候学”,除了自然和知识,还有人情和风物——自然万物与变化。

 

苍龙始现

阴历二月初二为”龙抬头”。龙抬头的龙,是二十八星宿的四象——东方青龙。

“四象”,即东苍龙、北玄武、西白虎、南朱雀。苍龙星座由角、亢、氐、房、心、尾、箕七宿组成。角宿即为”龙角”,亢宿即为”龙颈”,依次类推。正月之前,东方苍龙在地平线之下,有”龙正蛰伏”之说。二月二起,东方苍龙的龙角会从地平线上出现,故为”龙抬头”。

 

阴阳合为雷

《庄子·齐物论》,庄子提出了天籁、地籁、人籁三种不同的音乐。其中,人籁是丝竹管弦之音,地籁是风吹地上百窍,如洞穴、密林之叶隙,所发出的声音,此二者皆得借物发声,人籁借人之口,地籁借山风地势,皆与天籁不同。

何为天籁?”夫天籁吹万不同,而使其自己也,咸其自取,怒者其谁邪?”

《辞海》将天籁定义为自然界的声响,如鸟鸣、虫叫、水流,其发声皆出于自身。《春秋·玄命苞》中说,”阴阳合为雷”,而《白虎通》则将雷比为”阴中之阳”。

 

名琴”春雷”

“唐琴第一推雷公,蜀中九雷独称雄。”唐时,蜀中雷氏历代造琴,是当世闻名的造琴世家,因而雷家所制的琴被尊称为“雷琴”。雷家历代琴匠,以雷威最为出色。雷威制琴最为精妙的一把名为”春雷”。宋代的苏轼在《杂书琴事》中说,雷琴“声欲出而溢,徘徊不去,乃有余韵,其精妙如此。”今故宫博物院仍藏有唐代雷琴“九霄环佩”、“大圣遗音”。

阳气升发

“惊蛰”日,幸福食堂的菜谱里,会出现韭菜、椿芽等菜肴,以应升发之气。

杜甫在《赠卫八处士》中写:”夜雨翦春韭,新炊间黄粱。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总能让人联想到春雨绵绵里青翠欲滴的春韭。

韭,味辛、微酸、涩,性温,无毒,可使肺气充沛,补虚益阳。

香椿别名椿芽,馥郁芳香,甘美可口,味辛、苦,性温。

葱茎白,味辛,性平,无毒,助阳气升发。

——————————————————
关于 【 幸福 · 风物志 】
一剪闲云一溪月,一程山水一华年。

一世浮生一刹那,一树菩提一霞烟。

“风物”,语出晋·陶潜 《游斜川》诗序:“天气澄和,风物闲美。”指一时、一地的风俗、物产、人情和风光景物;

风物长情,时光知味。【 幸福 · 风物志 】,记录我们一起在幸福学堂,在最好的年华,山水登临,友朋燕谈,揽采风物,伸写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