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群宇:关于教育,我们忘记了……

5月23日,贵阳市同在城市扶困融入中心组织了七所进城务工子弟学校的校长和老师到幸福学堂参观交流。我听到春风学校舒校长讲到自己的学校有不少活动,如参观科技馆、博物馆和大学城,还有的学校甚至组织了省外的游学。这真是令我惊讶而敬佩。一直以来,幸福学堂都在关注进城务工子弟学校这个群体。学堂的同学们曾经参与过鸡蛋计划和宏宇学校的情况调查,对这个城市边缘的群体有一些了解。学堂也因此开始了专门为进城务工子弟学校同学提供的奖学金计划。我非常敬佩在这些学校执教的老师和负责管理的校长,这些校长和老师不仅在尽力为学生提供力所能及的教育,同时也为这个社会提供了多样化的教育。这是极为难能可贵的价值。

曾经在这些学校,我听到各种故事,有的家庭一桶酸菜吃半个月、十几块钱管一周的伙食。我还记得沈洁老师拍的关于进城务工子弟学校的纪录片。其中有个镜头是远远的偷拍,一位女同学用啤酒瓶的碎片划自己的手臂。后来知道,她每受伤一次她就会在自己的手上划一道口子。她的手臂上满是令人侧目的一道道伤痕。片中还有一群学生在学校后山坟地上的决斗,还有染黄头发的少年,挥舞着长刀准备去抢钱的场景。这就是这些学校和老师都要面对的故事。这个世界啊,多一所学校,就少一座监狱。诚然也。为此,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向这些校长和老师鞠躬致敬。

每天早上十五分钟的晨会,我会和中学部的同学们一起交流。今天晨会我们分享一个话题,华为的未来与教育。

近来,任正非关于教育的言论不断被人提起。他的大意是说,华为的未来在教育,我们要把钱砸到教育上。这让我想起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健力宝足球少年的故事。当年为了一雪5.19工体输球给香港队耻辱,于是乎举全国之力寻找一群有足球天赋的少年,在健力宝的支助下远赴巴西进行长期的集中训练。而后这群曾经名噪一时的青少年,也就如一朵浪花,一闪就不见了,世界杯也距离我们越来越远。这种思维模式至今还在不断发散。这种思维会认为,足球就是在足球场的训练和比拼。我们把有足球天赋的人集中起来,给他们最好的训练条件,最好的教练。所有时间,所有事情都一切围绕足球,这样就能培养出足球巨星,就能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然而…..

这就与我们对教育的认识如出一辙。把尖子生组成一个班,所有的学习、所有的时间都围绕考试。这种思维认为,去学校读书最终不就是考场的分数比拼。不是吗?世界杯、奥运会不都是按照比赛的规则来决出优胜吗?然也,非也。足球比赛,比拼的不是单一的足球思维,而是比拼一个人的综合素养。教育也同样如此,不是单一比拼考试分数,也是比拼一个人的综合素养。综合素养是什么,说学术一点是创造力、解决问题能力、团队合作能力、跨文化沟通能力……还可以通俗一点说,是幸福感,是存在感,是懂得如何当一个父亲、一个母亲的能力。所以,任正非说出了问题的痛点,问题在教育。但没说出个中的区别。区别在于,就算有钱了、有人了,我们就能做出芯片吗?答案是不言自明的。没有真正的教育,就没有真正的未来。

真正的教育需要长效回报,可如今追求吹糠见米的投资时代,哪有耐心等你十年成长?

真正的教育需要多样化,每个人的不同天赋需要不同兴趣的引导才能成为上天赋予的样子,可哪有环境给你包容和发呆让你慢慢生长?

真正的教育需要个性化,每个人都要被当作天才那样的来陪伴和关注。可是我们的教育,把每个人都预设一个框。芯片的框、足球的框、公务员的框……我们忘记了教育是要让每个孩子成为本来的样子,我们也不相信孩子本来的样子,我们忘记我们原来的样子,我们把自己变成自己曾经憎恶的人,我们也把孩子变成让他自己憎恶的人。如果教育没有多元化、个性化、没有包容空间;如果到今天我们还不反思应试教育,我们还不放弃应试教育大一统的管理模式和思维,华为永远没有芯片,我们没有未来。

——颜群宇(校长)